Mr-REC

我们都曾被爱我们的人一再塑造
是REC杂志社社长
叫REC就好 其他称呼也可以♥(ノ´∀`)

生活于S36星云18街。欢迎各位搭乘黄金之心来找我玩儿ฅ(๑ ̀ㅅ ́๑)ฅ 当然 也欢迎你的朋友和你一起参加我房间的下午茶,我会在那里和Arthur红茶party,点心随意吃♡

图文未经授权别乱拿吼(´ε` )

画画 写文 Pixlr处理 摘抄文句

Benedict Cumberbatch♥目前专一他❤

神夏福华不逆+BCMF拉郎痴迷【KA心头肉+James第三颗星大宝贝】

超♥欧美电影( ˘꒳˘ )

感谢爱我画文的你,期待你对我的评价( *¯ ꒳¯*)

※头像来源微博@宅内什么 已授权
微博同名 冰茶蜜蜂@REC

【Z±z】

傻白甜◆W◆

  我总是容易困倦——在多巴胺分泌不足的时候或者在刚刚用餐结束的时候,而每在那种时候,困乏就同潮涌一样吞噬了我。而现在,此时此刻,先前所提及的困倦就如惆怅拖沓着来了,先是吞噬我尺寸的肌肤,后是一片一片的,极其缓慢的,不易察觉的侵入我的五脏六腑。继而是我的大脑,还有大脑里的思维殿堂,伴随着楼梯部分的坍塌和散布殿堂天花板的,灯管的间歇性闪动,之后是猛烈的,破碎的风刺了进来,穿插着莱辛巴赫瀑布的水涌。我的记忆在那时也会凌乱着飞舞着。于是乎,整体的我开始困倦了,我便情绪低落,半挣着自己的眼睛,脑子里晃悠着John的名字。John Hamish Watson,John,Watson…我会再三琢磨着这令我身体内躲藏的5-HTP勉强发挥作用的名字。John Watson,John,Johnny…谁?我有时候会思维模糊,思绪就像伦敦雨雪中拥挤不堪的交通,繁杂而混乱的制造词语,如同根本不存在的上帝控制着与其毫无瓜葛的世界一样的纷繁。我从一个词语跃入另一个词语,从一句谚语转换成另一个馈赠。馈赠?什么馈赠?哦,对,馈赠是上天让我拿过了John的手机。那时用着手机的反光我看到了John卷曲的睫毛下隐隐绰绰的阴影,还有他手间缠绕的那普通的薄荷味和混杂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的味道。那终生难忘的眼神碰撞,我不自然的谓叹了——这就是馈赠。宝藏般稀少珍贵的馈赠,是上天给了我这个机会,去触摸,去尝试。

  去体会爱一个人的感觉。

  那种感觉刚开始是惊讶的,之后递进成了愉悦的多巴胺。我们在午夜中小心翼翼的接吻,后蜕变为盲人般的摸索,互相感觉着口腔里每一个角落,John总是不自然的抬头,那亚当的苹果动着,我的牙又去咬,从颈的上部开始耕耘,从粉色的玫瑰变成红色的斑点。之后的就是从精神依恋变成了肉体的疼痛锁链,在生锈的铁的裂缝中我们开始将距离缩短为负数。我每一次的探寻变成了他每一次的呻吟。泪水腐蚀了我的困倦,我的头发胶着他的发并互相缠绕,汗水粘稠着我们的躯壳。疼痛过后就是无尽的缄默,在黯淡的沉默中我们又会对视,然后我获得了来自一个深爱男人的蜘蛛吻。如此的循环往复,我沉沦在爱的河流之中。

  过后的就是平淡的颓唐。我们之中开始出现了爆炸的导火索。案件,凶手,孩子抚养…好像只要是人们所畅所欲言的都会成为我们吵闹的开头。我们开始砸着东西,玻璃杯,茶杯,碗碟,Rosie用的玩具。散乱的碎片充斥着客厅,我们会怒吼,我看着John暴起的青筋,紧握的拳头和乱糟糟的头发,然后就是他的回答——悄无声息却十分用力的拳头或者“你需要吃点教训,该死的Sherlock Holmes!”大概含义的怒骂。随之而来的是我脸部和腹部的创伤,血液和伤疤的四散。接着John会打开医药箱,面无表情的给我上药,双氧水的味道弥漫在我们四周。于是我开始在恰当的时机道歉,为了我的无理取闹和刨根问底,John也会为了他的鲁莽行事而低头。就在这种时候,总在这种时候。我会趴在他的膝盖上,他低头给我贴创口贴。我就那么直白的数着他的睫毛的影子,在午后的阳光下,他的睫毛就像撒了金粉,闪耀的配他那柔和的蓝眼睛。我会看向他柔软的蓝,他那总令我低头臣服的湖蓝色。我不由得靠近了,John也会满足我的渴望,他捧起我的脸,浅浅的吻了一下。在那个时候我便又困倦了,饱含着温度和醉意的身体开始拖沓着精神,John此时就会顺着我丝缕的发,我感觉我的发附和着他的手指,他开始哼着儿歌,我就像那个在襁褓中吱吱呀呀的Rosie,他拍着我的背,我感受到了他的气息:他说他爱我,他说他正爱着我,他说他永远爱我。

  我就这么睡了,睡梦中我总能梦着些什么,绿色毛巾和红茶,龙与霍比特人,或者是两个杀手。我的思维总是伴随着恍惚的情景,而John的身影却异常清晰。我会牵着他的手,我的容貌会变——黑发,金发,亦或是一头龙。当然John的容貌也会变化,但在我每次被人群冲流之时,我总能看到某个人眼神不同于其他人的冷漠——那样的柔情似水。于是我便拉着他的手。他会微笑,有时伴随着红茶的芬芳——那时的我便是一个黑发的男子——我们会一起奔跑着,逆着人群的躁动,我会听见John的声音,感触到我们从涌动的心脏传到互相胶着之处的那阵阵的跳动。John总是会迈大步子来适应我的步伐,我也会偷偷的来个跳步。在梦结束的时候,John每次都会问我同一句话:“你说,我们还会在一起吗?”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火焰的包围之中,我看着他柔弱的身体紧紧抱住我的小腿。四周是人类的怒吼和尖锐的刀矢。虽然是龙,但我还是不自然的躲避着灼热的温度,但我的内心却怂恿着我吞噬一切。我下意识的用翅羽护住米粒之珠的霍比特人。我看到他水亮亮的蓝反射了我的金色。

  我什么都没说,只是将自己的头贴上他的额头。

  然后就在火的热度和刺痛的红色之中苏醒,汗水粘稠了我的衬衫。基本到这个时候都是午夜,我也早已习惯了在星星的窥视下醒来。抬头是不容易看到银河的,但在这个静谧的夜中,我看到了弥足珍贵的星河,在黑色的夜中它们格外引人瞩目。John的身体动了动,我看着金色的发尾卷曲起来,还有外套褶皱中盛满的白星。他揉了揉我的头发。我开始大口的呼吸着,我始终忘却不了梦中模糊的尸体——来自某个矮小的霍比特人的。John见状捏了捏我的指头,轻声安慰了我几句。John总是会在我恐惧害怕的时候给我依偎。

  我向他推理了外面难得一见的星夜,他没怎么否决就同意了和我共赏夜空的建议。我穿好我的大衣,John默契的递来手套,我顺从的穿上去,并帮John拉直了外套——John总是在这种细节上拘谨。我拉好皮鞋,打开221B的门。我也不由得感叹那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那种来自黑夜深处的空旷的丰满——伦敦的风亲吻了我的颧骨,我们开始在街道上漫步起来,从脚步上我听到了John的欢快,显然他也是爱上了这别致的午夜。伦敦眼还在远处缓缓的运行,路灯却半数是黯淡的,在黑灰的交错中我看到了飞虫的环绕。两人的无言让我开始产生了困倦,我不由得打了个智慧的哈切,John也聪慧的感应到了我的疲乏。我们又走向了回家的路。面包店,唐人街…我在心中倒带着回家的最快道路。John也不出声的跟着——想必他也是困了吧。

  一开大门,半凉的红茶就放在换鞋处。没有了Hundson太太的英国的确会沦陷。我们喝了点红茶,还顺了几个温热的巧克力曲奇。John突然说想直接睡了。于是我们如同懒在家里的猫咪一样窝在一个小小的沙发上,两双长短不一的腿交错在一起。John打了个喷嚏,于是我脱下微凉的大衣盖在他的身上。他说他突然想到我们第一次一同去酒吧的日子里了,还补充了一句那天夜晚狼狈回家后一起醉在楼梯下的窘迫是如何的令人印象深刻。说完他就笑了。

  “我觉得那时候很好。”John说。

  “为什么?”我问。“醉汉加上硌人的楼梯等于疼痛的脖颈与恐怖的宿醉”

  “因为我那时候可以明目张胆抓着你的手”他将额头贴在大衣上,这是一瞬的寂静。

  我有点在意。我们两个的关系对于目前还是保密状态——伦敦对同性恋的看法还是偏向古板,而我们在聚光的相机之下更是束缚手足。好像只有在221B的时候才可以还原成真实的我们。一想到这里我不自然的蹙眉,John抬头看见后揉了揉我的眉心。

  “你还是很在意。”John叹息。

  “因为我不喜欢被束缚,我喜欢…”我结巴了一下,思索之后还是说了出来。“炫耀,我得承认我有资本。”“就像和Anderson一起在犯罪现场?”John疑问。“哦不,当然不,那只是嘲讽,炫耀和嘲讽是不同的。”我抬起鼻子以傲慢的姿态看着John——这是我对于对方的嗤之以鼻。“John你要知道这就像…”我又迟疑了一下,感觉到了寒冷的风和从John鼻翼里喷出的暖搅和在一起折磨着我的脖子。“我和你的关系是不一样的…是…”我结巴着开始眩晕。

  “忠贞不渝”

  “永远的忠贞不渝。”John补充了句。

  我的眩晕开始加强了。许是John说的淡淡的一句话,亦或是今晚散步过多而突发的暂时性缺氧——我的大脑硬盘开始运转缓慢——John这个病毒太过强大,我只能敞开一切欢迎他的侵入,而且我现在不想清除他。
我放松自己身体而倒在了John身上,John偷偷的看着我的睫毛,然后小心翼翼的亲在了我的额头上。我当然是装作睡的香甜,实际上还是不由得沾沾自喜——即使不能在大庭广众下与他执手,在夜晚繁星点点下,在221B半冷半热的沙发上,我双手怀着John的腰,John的发蹭着我的脸,这样也是令我知足。我开始困倦,这使得我在自己的硬盘里加入了使自己身心困乏的又一情景——和John同眠的夜晚。我的视野开始朦胧起来——我快进入深层睡眠了。我的模糊着把John搂上来,用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捏了一下John的脸——感觉良好。这总能让我想到很开心的事情。儿时的泰迪熊开始在我的梦中涌动。我开始了梦的篇章,在人群的潮涌下,我找到了John,并和他一起奔跑着,在John开始询问我之前堵上了他的嘴,并从口袋里探探——只有一根褪色的生锈铁丝。我把铁丝缠绕在他手上而勉强做了一个婚戒,这样的,我就在嘈杂人群滚烫的视线中向他求婚,John窘迫的捂住自己的脸,但我还是看到了他的微笑——John期盼已久,我总能推理出来。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我对你是永远的忠贞不渝。”我开口,并诚恳的跪下来注视着他碧色的眼。

  “所以,嫁给我,John。”


别废话了在一起吧【。】
★最后!求评价和改进地方*^O^*!【不要脸】

评论 ( 7 )
热度 ( 44 )

© Mr-R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