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EC

我们所爱之物因其是其所是
是REC杂志社社长
叫REC就好 其他称呼也可以♥(ノ´∀`)

生活于S36星云18街。欢迎各位搭乘黄金之心来找我玩儿ฅ(๑ ̀ㅅ ́๑)ฅ 当然 也欢迎你的朋友和你一起参加我房间的下午茶,我会在那里和Arthur红茶party,点心随意吃♡

图文未经授权别乱拿吼(´ε` )

画画 写文 Pixlr处理 摘抄文句

Benedict Cumberbatch♥目前专一他❤

神夏福华不逆+BCMF拉郎痴迷【KA心头肉+James第三颗星大宝贝】

超♥欧美电影( ˘꒳˘ )

感谢爱我画文的你,期待你对我的评价( *¯ ꒳¯*)

※头像来源微博@宅内什么 已授权
微博同名 冰茶蜜蜂@REC

剧本向 OOC 又一次银河组

银河组真好😭真好😭
【剧本向 银河组】

时间:1903年11月27日
地点:英国 伦敦 泰晤士河旁的FYI剧场
出场人物:
Khan Singh(饰演 Lancelot )
Arthur Dent(饰演 Arthur king)
Trillian(饰演 queen Guinevere)
Ford(饰演剧院老板)
Marvin (饰演剧本作者)

(镜头首先拍摄放在舞台顶部的数盏暗灯,灯面反射了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屏幕向下移动。从拍摄舞台顶部脊梁上忙碌的人群转而拍摄后台下部更为忙乱的后台人员。群众演员口中嘟囔着半个小时后上演的舞台剧《KING ARTHUR-BETRAY 》该如何是好。从演员们口中可以了解到演Lancelot人的马车突发侧翻后车祸伤势的严重性。穿过忙碌而烦闷的人群与恶心的汗臭味后,镜头直直拍摄一扇中央用金色颜料写了个歪七扭八名字的破旧木门,名字是Arthur Dent ,一枚剧院里冉冉升起的新星。名字下方还写了“只会哭的矮子”等羞辱语句。开门,拍摄与化妆镜面对面的一个不高,正穿着工整的Arthur king戏服的男孩-Arthur Dent,近年的演戏新星。此刻他正忙着焦急踱步,脸上刚画完的唇妆有着淡淡红色。Arthur king的披风在他的鞋子后面缓缓浮动,佩剑正安静挂在他纤细的腰部。)

Arthur(不住呢喃):该如何是好……我才在戏剧界初露头角就要失败了?不,我不能,我不能这样。但是Henry他仍在医院昏迷……怎么办……哦上帝,如果你仍旧钟爱于我,(双手合十,抬头看向天花板破破烂烂的蛛网和右侧巨大的,还漏着水的窟窿)如果你真的爱我,求你让我这部戏成功吧,这次几乎所有戏剧界的明星都会看我的演出。我不能失败,一个字一个句号都不能。(啜泣几声)哦耶稣基督。
Ford(破门而入):Arthur!
(镜头转向一个焦急的快跳出来的黑人,之后切回Arthur)
Arthur(被突如其来的人吓了一跳,下意识抹去眼中的泪水):Ford,你吓我一跳,(露出他温暖可人的微笑)什么大风能把我们和蔼可亲的剧院老板刮过来?
Ford(坐下):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听哪个?
Arthur(撩上披风,端正坐于化妆椅):好消息先。
Ford(绽放微笑):我们找到演Lancelot的演员了。
Arthur(从椅子里蹦出,眼角塞满喜悦。镜头转而拍摄化妆镜里两人的倒影):哦上帝!上帝你仍爱我,对不起我的上帝,我之前居然怀疑你平等的爱是否平等。(虔诚)我对我的错误表示悔恨,祈求您原谅我。(一旁的Ford此时皱眉低头,一言不发)怎么,Ford?难道有什么坏消息还能压住这等好消息?
Ford(踌躇,解开眉头之后坦言):坏消息是,那个演员我们谁都不认识,可能是其他剧院特意聘来捣乱的。我不知道可不可以信任他。剧本是废话Marvin独创的,你要知道多长。而他说他十分钟内就能背完?你说说这个靠谱吗?像一个……天才?而且他不让我们看他的真容,他坚决戴面具上台。
Arthur(严肃):这次几乎所有戏剧界能人都会来观看我们作品。我们不能让Marvin,观众,你,我和Henry以及后台出力的所有人失望。(握紧双拳)我会演好,如果他忘台词我会去提示。我们别无选择Ford,不能放弃。他要带面具就随他吧。(颦蹙)带我去见见他,见见我们的独木桥,见见我们的“唯一”。(用笑容揉来Ford发皱的眉)Ford,不要担心,一切都可以解决的。(加重语气)一切都可以的。
Ford(笑):恐怕是没这个机会了Arthur,上场时间到了。为了他,(刹那抓住Arthur的手,用力的捏着他的手腕)对吧?你总是这么想他。
Arthur(失神望向地板黑色的霉斑):他……他已去世。不在了,是我的错。
Ford(斩钉截铁):没有亲身看到就不要相信。(暗示般的拍肩)去吧。
Arthur(低头):我会演好,但不为谁。(依旧耿耿于怀于那个神秘的“他”)如果……如果他还在世,他会来看我的演出的,他总是这样,偷偷摸摸看着。(好像回忆到什么甜蜜的过去似的勾起嘴角,之后发觉这一切都已随风而逝后颦蹙,眼睛闪着晶萤的珠光)算了,(强颜欢笑的转移话题,权当刚刚的一切子虚乌有)何不带我上舞台呢Ford?你不是说时间紧迫吗?
(Ford帮他开门,Arthur踌躇了一下,最后踩上通向舞台的发霉木板。两人缄默的走着,Arthur越走越缓慢,直到两人隔着很远,远到就像陌生人一样。突然Arthur怵在原地,恐惧的看向远方黑红色幕布。)
Ford(回头,突然大声):Arthur!(拉扯)“不能放弃”可是你的原话!
Arthur(哭腔蔓延话语):不,不行。我害怕,我害怕这一切。Khan已经不在了不是吗,都因为我,因为这舞台。因为这戏剧……(哭泣,泪水滑落有点婴儿肥的脸庞)都怪我,不然KHAN就不会在火灾中丧生。(痛苦挣扎,泪水不住)是我的错……都是我……我应该死去……我背负了太多罪恶 Ford!是我!罪魁祸首一直是我!
Ford(怒吼):给我振作Arthur Dent!你还记得你和他的梦想吗!那是你们两个的剧院!告诉我!告诉我他和你共同的梦想!现在立刻马上!(奋力晃动一流泪的Arthur)
Arthur(啜泣,哭腔不断):成为……成为世界上最好……最好的戏剧演员。
Ford(平复心态,低头看向他柔情的双眼):你可以达成这个梦想,你也能帮他达成这个梦想的,对吧。我相信你。(缓缓将Arthur推上红黑色幕布前方)正如我相信你,你相信他,他也相信你一样。

(Arthur平复自己波动的心态,站在幕布后面的他难以克制自己回想到那次毁灭剧院的火灾。镜头闪回拍摄,切到第二场景。先拍摄墙壁被烧的发黑的斑纹,继而是四散尖叫的观众,还有后台打杂的演员。最后拍摄在舞台上的动弹不得的Arthur,此时他被一桩燃烧的木头压到脚踝而疼痛难忍。)
Arthur(疼到只能无意识的哼哼):疼……好疼……救救我,谁救救我……Khan救我(昏厥过去)
(拍摄火焰中的黑影,在远方转瞬即逝,刹那来到Arthur身边。抹去Arthur的泪水,直接握住Arthur的手腕。)
黑影(声音沉重):记住我们的梦想。Arthur Dent,睡吧,我陪你,有我在不要怕。这火灾只是个梦,你不过是睡了,继续沉睡吧……
(镜头向右平移,被火烧破的酒红色丝绒幕布剪辑跳跃到红黑色普通布。拍摄Arthur握紧的拳头)
Arthur(苦楚):一切如旧(微笑,抹去泪水)一切如旧,只是个梦。

(镜头转向鼓掌的观众,之后转弯拍摄突然发亮的舞台。幕布上移,戏剧开始。舞台上放着许多给牛羊吃的牧草,还有被湖水精心打磨的鹅卵石。四周发出群众聊天的愉悦声音,这是用勤劳,真诚和勇敢修建的小村庄。舞台正中央放着一块半圆形石块,石块上方还有一道深深的凹痕-那是石中剑之石。石头旁有着一些玫瑰灌木丛,灌木丛旁有着说笑的一男一女,令人奇怪的是男人带着一个苍白的面具。沉稳的声音从右方循循传来,华丽而厚重的披风,闪闪发光的王冠,腰上佩戴魔法缠绕的石中剑-Arthur King,大不列颠之王,而且将是世界之主。)
Arthur(低头,和蔼的眼神):这是一切开始的地方。我拔出石中剑,Merlin将我带领……(伸手捡起一粒石子)连这石块在我眼中都闪闪发亮!
(左边一阵熟悉的声音将Arthur的注意力唤去。缓缓抬头,只听到灌木丛中两人的畅聊,是骑士Lancelot和王后Guinevere的声音。走过去只看到甜蜜无比的两人。回忆路过群众八卦两人柏拉图之恋的事情,颦蹙。)
Arthur(走出):Lancelot ?王后Guinevere?是你们两个?(掰开灌木丛,依旧保持和蔼的微笑)Lancelot,我的湖上骑士怎么不在骑士场训练,有这闲情逸致与Guinevere共赏佳景?
Lancelot(低头):不,我生于火焰。于湖水中生长的我已经死于非命。(抬头对视。面具下的眼神充斥着侵略,还有略微的黯然伤神)Arthur……king
(Arthur怵,耳畔回荡着这难以在脑海磨灭的声音,他努力回想着声音的所有者,结果理所当然只有一个-Khan Singh。一个出色的皇家演员,为了救Arthur而牺牲的同事,一个Arthur永生难忘的……爱人。Arthur直直盯着对方,一句台词也没有说。他只是盯着,然后后退三步,嘴唇颤抖面色苍白。他未曾颦蹙的这么厉害。)
Guinevere(看不下去):我的挚爱,你来干什么?也来嗅这玫瑰花的香气吗?(小鸟似的贴过去,把嘴唇按在颤抖的Arthur的耳旁,低声细语)不要忘了那些观众,没人会付钱看你崩溃!(大声,富有魅力的捋动柔美的秀发)风和日丽的天气着实适合观赏美丽的花朵,而英俊的骑士Lancelot被这馥郁的玫瑰香所吸引而来此欣赏。有何不可?(笑容满面)
Lancelot(上前挡住Guinevere,又一次盯住Arthur失神的面孔):Arthur我的王,请来此观赏这绝美的玫瑰吧……(径直抓住Arthur的手,用力将手腕陷入他的掌内)请吧……我的……我唯一的Arthur(声音突然细微)Arthur Dent……我的Arthur Dent……
(Arthur侧目看向观众,看着他们的面容:了无生机,烦躁,无趣。Arthur不能让这件事发生,他要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演员,他要为了和Khan共享的梦想。Arthur的心脏未曾如此澎湃,眼前抓牢自己的人实打实就是Khan,可他为何不私底相见?或许他就要趁着这一次,这一次来让梦想实现-他总是这样。)
Lancelot(隐晦):这美丽的玫瑰花总能让人想到什么,Arthur king对吧?这个玫瑰,就像从火焰趟过,这燃烧的黑色……它历经磨难,它死而复生。
Arthur(昂首挺胸,恢复神态。此刻的他就是那个Arthur,就是那个世界之王):是的,我的骑士。这花儿很美,这些都很美,会让我想到我的王后Guinevere,她是如此可人如此美丽。(Arthur回盯Lancelot,眼神里流露出愤怒)是我的,Guinevere。(一字一字咬出)
Lancelot(直言不讳,不回答Arthur的愤怒):也会让我想到我的,我的Guinevere。
Guinevere(听到远处公主嬉笑之声):噢我的挚爱,噢我的骑士。公主们正召唤我呢,不打搅男人之间的谈话啦。(撩起裙摆作礼)再见吧Arthur king我的挚爱,再见吧我的骑士Lancelot(眼神粘稠在Lancelot的面具上)
(Guinevere退)
Arthur(望着王后直到她远去,平复心态后笑):噢?我的湖中骑士Lancelot有了心上人?告诉我,她是谁?是哪位幸运而勤劳的女人?是哪位美丽动人的女子?(拍肩,笑声回荡剧院)告诉我Lancelot?
Lancelot(跪下,痛斥自己):Arthur,我的王。请惩罚我吧,那个女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Arthur(颦蹙,回忆到群众的八卦。事实早已浮出水面,但仍旧不相信):是谁?怎么了我的骑士。(双手将Lancelot扶起)你莫不是爱上了Watson骑士即将出嫁的女儿Rosie?
Lancelot(表情冷漠):不。
Arthur(颦蹙,摇头不相信自己最忠诚的部下会干出如此出格之事):那就是Stephen骑士的长女?她美丽动人且聪慧无比。
Lancelot(心中掩藏的秘密即将公之于众的痛苦):不……不是她。
Arthur(发怒,拔剑指于Lancelot薄弱的,没有盔甲的脖颈):不是那个人!不会是她!
Lancelot(再次跪下):是的,我爱上了王后Guinevere!请您杀了我!
(Arthur丢开魔法之剑,直直看向落魄的Lancelot。言语如同淬毒的匕首深深扎入Arthur king的心脏。他输了,输给一个骑士,一个……一个他难以形容的男人。是他的密友,他的好伙计。Arthur后退,看向各位观众,眼神迷茫,如同占卜球中迷茫死亡的他。“这场爱情会给国家带来噩运,给Arthur king带来湖水之中的死亡”占卜一点不错:Arthur即将死去,即将死在湖水之中。)
Arthur(面容苍白,之后涌上一阵愤怒):不我的骑士……我要你摘下面具。你一直躲躲藏藏与我的挚爱相见,为什么……(伸手)莫非你并不是我的Lancelot,莫非你只是一介草民?
Lancelot(愤怒,拔剑紧握。好像回忆到什么痛苦的往事般捂住脸庞):不,不可以。我不能摘下我的面具……不行!(拍开Arthur伸出的手)给我退后!(用剑指着Arthur的心脏)Arthur,我的王。你可以用一切惩罚我,但你不能摘下我的面具。(突然想到对方的身份,愧疚跪下,弃剑)连我手中紧握嗯圣灵之剑都是您赐予我的,我的王。我背叛了你。让我以死抵罪。
(Arthur没有回答跪下低头的Lancelot。不,此刻他不再是大不列颠之王了,他只是Arthur Dent,他只是个演员。他慢慢跪下,望着面具后的男人。对方看着他,看着他的步步靠近。整个剧院鸦雀无声,因为这些都没在剧本中写出。观众提心吊胆且兴致勃勃。没有人不钟爱突发情况。那人看着Arthur的双眼,直直看向如同往昔澄澈的,淡灰色美丽的双眼,而Arthur窥视到面具下鎏金的蓝绿眸子。一个瞬间,双方呼吸停滞。Arthur的手停在了面具边缘,他胆怯了-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一切又从何说起?又如何解决?如果是,他又该如何面对他?但那双双眼他永不会认错,那双美的就像地中海沿岸的双眼。)
(终究是摘下面具。映入眼帘的是左半边火红的烧伤痕迹。他的脸不同往日的优雅美丽,而是可怕的丑陋。如同卡西莫多的样子-扭曲的面容,上帝的弃子。火焰色的皮肤沟壑丛生,如同荆棘一般丛成于左下颌,一路蜿蜒到右上头顶。他的面容不再苍白,而是火烧般的红黑。荆棘一路向下,蜿蜒到颈部,红肿的,破碎颜色的颈部。)
(Arthur呆滞的看着Khan,是他。终究还是他,他不会认错,Arthur总是如此迷恋那个男人。那个公认天才的Khan,那个和他一起搭上火车的Khan,那个给他一个吻的男人。)
Khan(垂眸叹气):我该叫你Arthur king还是Arthur dent,我的王后Guinevere?(窃窃私语)你的举动毁了整个剧啦我的王后Guinevere,听听被我吓跑观众的跑步声。
(Arthur看向观众,四散的群众胡乱拿着自己的东西。妇女尖叫,孩童大声嚷嚷着,爵士也直接挤出了通道。没人相信那是Khan Singh,因为优雅绅士的Khan已经死在了熊熊大火之中。)
Arthur(抬头,笑):没办法,你太迷人了。你还是这么……这么好看你要知道。(握住他的手,不顾周围一切)你还是你,你不会改变Khan,火车上你我二人的华尔兹,房间内的两个影子彻夜畅聊都不会变。你还是从前的那个优雅,绅士的湖中骑士Lancelot。(笑着贴上他的脸)我还是那个被你瞧不起的Arthur king。(好像回忆起什么事情似的,接着躺在舞台正中央不住咯咯的笑)
Khan(伤疤牵扯出一个恐怖的笑容):我不行啦,你演的很好,我说前几次,这次不算。你看看你,这次观众都没了。(躺下,小心翼翼轻吻Arthur的脸)我们应该去美国,这里不适合我。这里……不接受……(咬牙切齿)不接受怪胎。(刘海低垂,阴影遮盖眼睛)
Arthur(起身,将手掌放到Khan嘴上):我不准你这么说,你永远不是怪胎Khan。你不止于外貌,永远不止……(握住他被火焰烧伤变形的手)你不懂你的闪光点Khan,有时候我真想抱着你来个一圈。(微笑)不过我太矮了。
Khan(笑):Arthur king想做什么,Lancelot骑士就能为他做什么。
(Khan径直抱住Arthur来了个大圈,两人不住的笑容。之后他们牵着手出了剧院。雨渐渐停下来了,伦敦塔桥不再晦暗不明,阳光撒在他们两人身上。四周人群混乱了无生机,而他们两人是如此活力且闪耀。镜头从拍摄两人胶着的手向上到拍摄两人的对视。最后模糊拍摄两人亲吻。晦暗之雾终将结束,而阳光再一次撒下历史雾都。最终两人的身影随着泰晤士河船只的鸣叫渐行渐远。第一部分完结。)

评论 ( 2 )
热度 ( 9 )

© Mr-R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