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EC

我们都曾被爱我们的人一再塑造
是REC杂志社社长
叫REC就好 其他称呼也可以♥(ノ´∀`)

生活于S36星云18街。欢迎各位搭乘黄金之心来找我玩儿ฅ(๑ ̀ㅅ ́๑)ฅ 当然 也欢迎你的朋友和你一起参加我房间的下午茶,我会在那里和Arthur红茶party,点心随意吃♡

图文未经授权别乱拿吼(´ε` )

画画 写文 Pixlr处理 摘抄文句

Benedict Cumberbatch♥目前专一他❤

神夏福华不逆+BCMF拉郎痴迷【KA心头肉+James第三颗星大宝贝】

超♥欧美电影( ˘꒳˘ )

感谢爱我画文的你,期待你对我的评价( *¯ ꒳¯*)

※头像来源微博@宅内什么 已授权
微博同名 冰茶蜜蜂@REC

@Ghoi_viead 讨论出的脑洞,表白你(๑•̀ω•́๑)瓜丸的脑洞超级棒(〃'▽'〃)
写的很草▄█▀█●我写不出奇异玫瑰的好

好久没喝过这么纯正的蓝山咖啡了。
Ross伸个懒腰,微微弯曲背脊。发丝被这一举动抖落下来,带着咸味的海风小心翼翼的把它勾了回去。四处有几只野猫,不凶,只是悠闲的躺在地上晒太阳。
海滩,下午,一杯蓝山,一碟歌剧院。
人类社会并未被灭霸的一个响指所侵扰太多。的确,纽约等特大城市的恢复耗费许久,但终究,超级英雄获得了胜利。在蜘蛛侠把手套摘下来的那一刻,没有人不欢呼鼓舞着。
是的,他们胜利了。像个虚幻的梦的胜利。
迎面吹来海洋的香味,这让Ross不得不放松了最近一直绷紧的神经。他低头把鞋带解开,换了个松垮的方式又系了回去,还西装裤卷成七分-他未曾如此不严肃。在政府官员眼里他总是穿着银色西装,西装没一点污渍。皮鞋锃亮手表准时。他未曾如此的……和蔼?亲和?亦或是……友善?他着实不是孩子乐于沟通的人,他就像块铁板。
一旁的孩童追着几只野猫嬉戏,就像他上班时无数次路过公园所窥之景一样。倘若有个传送门把孩子送到公园的话,玩的就更放松一点吧。他看着咖啡厅密集的桌椅想着。于是乎他又想到了某个在来无影去无踪的红色披风,还有它那傻乎乎的主人,还有200卢比的五星级饭馆,还有一个用了舌尖的吻。Ross趴在桌上,自从灭霸事件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奇异博士了。他知道博士的地址,博士也知道他的住址。但他们再也没有交集,除了博士每日亲自传送给他的红玫瑰和玫瑰花茶。
然后没有了其他。
一点都没有。
抿了抿蓝山,再来一点歌剧院。海边的咖啡厅总是无与伦比。他恍惚想起一年前奇异博士就在这个咖啡厅给他求婚来着。那时候复仇者联盟都来凑热闹。
但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拒绝他的了。
孩子们愈发吵闹,野猫也开始不耐烦的咕噜咕噜示威。索性无聊,Ross就看起了稚童之间的小打小闹。貌似是孩子们出拳先后的问题。这个都可以吵架啊,他感叹。野猫咕噜咕噜着乱跑,黑的白的黄的四处就像风一样。
“诶,那只猫。你小心!”
服务员的警告太过迟缓,猫几乎是直直的上了餐桌,之后就是阵阵扰乱。Ross躲闪不及,直接摔到地上。
好了,得赔钱。他看着一旁碎成片片的白瓷杯小声抱怨。“您没事吧?”几个服务员过来搀扶,而罪魁祸首早就不知道飞哪里去了。“没事。杯子的钱我赔吧,多少?”“不用啦,杯子又没碎。”
Ross退开一步。刚刚碎成渣的杯子完好无损的立在地上。
只不过它发着淡淡的绿光。
“Stephen?”

只付了咖啡和歌剧院的费用。
一路上脑子里都转着那个发光杯子。最终特工还是去了Stephen的家,没去至尊圣所。
毕竟Ross讨厌鬼屋。
他还留着钥匙-是的,他们同居过。一起睡了,做了。一切夫夫可以干的他们都干了。却仍旧没有在一起。他爱Stephen,但他更爱自己。他只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他不清楚自己喜欢什么。他的浑身细胞都对着他的脑子叫着分手。
于是他就分手了。
果断的吓人。在五个月前。
通讯录没有删,因为Stephen在强求他。他好像抛弃了一切尊严的强求。“Everett,”他未曾这么叫过特工,“拜托了。求你,求你留下。”或许只不过是法师一个人的双关语。反正他还是留下来了。
只是一个电话,其他的东西一个不剩的离开了这个家。
这个破碎的家。
解锁,开门,关门。没有博士的突然出现,甚至没有斗篷。
Ross突然感慨了起来,在这里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情。或许是好喝的蓝山咖啡,亦或是其他,不管如何他就是刹那的情感丰富,他开始怀念strange的情话,还有做的黑暗料理。
他坐在沙发上,他总是喜欢坐在角落,这样他可以精准的收到电视信号,同样也方便奇异博士吻他,逼上角落后动手动脚也方便了许多。他们特意购置了一条又大又长的沙发,足够两个人一起云雨巫山。有时候Ross会亲吻他-他钟爱吻Stephen的伤痕,还有脖颈,最后才是他的嘴巴。他喜欢博士那件蓝色的衣服,“你真是个巫师。”他那时候红着脸说着,毕竟博士正对他上下其手。“现在还说的出话来?”他只是压过去……小心翼翼堵住唇瓣,并再一次把情热传递到特工身上。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最喜欢看电视,特工总是会趴在博士旁边,直盯盯画面,博士也只是握着他的手沉默不语,或许无聊的时候偷一个吻。
“哦不。”
他又分神了,起身的时候碰掉了放在桌角的水果盘。同样的,水果盘并未碎裂,只是散着绿光的落在地上。不过这次略有不同的是,玻璃盘的绿光蔓延到了地上,且逐渐汇聚成了一条直线。直线一路蜿蜒,直直冲入一扇破旧的木门内。
Ross摸了摸西装的枪套-两把都上了膛。神经从未如此的紧绷。他谨慎推开木桌,在奇异博士的家里没有一件东西是正常的,更别说这扇同居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印象的木门。
靠近了才发现木门一直在轻微抖动。握住把手,Ross踌躇了一会,还是扭开了门。
迎面而来无数剧烈的白色激光,然后他失去了意识。

被人群的哭闹声吵醒。
Ross揉揉脑袋,他搀扶着废旧汽车站起来。人群在哭喊,孩童在哭泣。路上乱糟糟的,就像是世界末日。他回神好久才注意到这是纽约,是一个像刚刚导弹炮轰过的纽约。在人群的尖叫声中他才注意到天上那个巨大的像个甜甜圈的飞船,而飞船正攻击着离他不远的时代广场。就像是世界末日?或许就是世界末日。
Ross逆着逃跑的人群,绕开分成两半的的士车后呆呆杵在原地。他看着远处的外星生物活活在他面前吃掉了一个母亲的手臂,而她的孩子正斜躺在玻璃碎屑下。他们明摆着都死了。
是血腥,死亡和恐惧的味道。
正想出手拔枪,才发现自己的手正在化为灰烬。黑色的粉末飘散到空中成了几不可闻的小颗粒,然后被一切的咆哮声所掩盖。
Ross也开始慌乱起来,他开始向后奔跑。“都是梦吧。”他安慰自己,但是他的腿也正在消失。径直摔了下来,血液流到地上-他的一支腿消失了。Ross尝试匍匐,双臂向前,他奋力的寻找那扇该死的木门。“妈的。”他破口大骂,“好奇心,妈的。”
在他全身消逝的最后一刻,他听到了奇异博士的呼喊。
“Everett!”
他未曾听过这么绝望的呼喊。

醒来后奇异博士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倒了杯茶。
“尼泊尔的。”
“不用了……你只用告诉…”
“不行。”Stephen断了他的嘴巴,“喝下去。”“告诉我一切。”Ross抓住他的手,“你和我约定过的。”“不。”他挣扎着离开床旁。
“你不应该这样!”Ross大声捶了一下木桌板,就像那一天他们分手的时候的力度。
“我们失败了,够了吧!”strange转身开始吼叫,“Everett Ross,够了吧?失败了!结束了!一切都没了,我也没了,你也没了!开心了?”他凑上去,Ross看到他眼球里蜿蜒的血丝。“复仇者联盟失败了,都失败了。响指打了,没了,空虚了!你满意了吧!”
“那我在哪里?”
“镜像空间。”
“你呢?”
“我们都死了。”
Stephen坐在床头,他低垂着脑袋,没去看他。
“你破坏了镜像空间。”许久他才开始说话。“你打开了通向真实的通道,这里将会坍塌。我们都会死在这个空间里。”博士爬上床,他直直的盯着Ross。“我不希望你这么痛苦。一切都已经足够了,不需要再多一个受害者。”
Ross看着他,strange没有像从前的博士一样上前吻他。Stephen只是上前牵着他的手,毫无动弹。特工没有像从前一样挣扎,也没有抵抗,只是看着他。就像下辈子再也看不到他的那种看。
最后他们相拥接吻,像现实中永远不可能发生的爱情小说一样。

评论 ( 11 )
热度 ( 22 )

© Mr-R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