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EC

我们所爱之物因其是其所是
是REC杂志社社长
叫REC就好 其他称呼也可以♥(ノ´∀`)

生活于S36星云18街。欢迎各位搭乘黄金之心来找我玩儿ฅ(๑ ̀ㅅ ́๑)ฅ 当然 也欢迎你的朋友和你一起参加我房间的下午茶,我会在那里和Arthur红茶party,点心随意吃♡

图文未经授权别乱拿吼(´ε` )

画画 写文 Pixlr处理 摘抄文句

Benedict Cumberbatch♥目前专一他❤

神夏福华不逆+BCMF拉郎痴迷【KA心头肉+James第三颗星大宝贝】

超♥欧美电影( ˘꒳˘ )

感谢爱我画文的你,期待你对我的评价( *¯ ꒳¯*)

※头像来源微博@宅内什么 已授权
微博同名 冰茶蜜蜂@REC

Destroy

今天的文都是祭奠我家Alice和Kara双死结局的(இωஇ )摸摸可怜的自己。

【Destroy】
-SJ
他只是去摸,用手去诉说这一切。
眼睛对于Sherlock已经是一对毫无用处的装饰。他对于外界的印象仅剩在港湾那一大桶的化学药剂爆炸时候身体剧烈的疼痛感。现在的他在哪里?他不知道。
直到他听见开门的声响。
喀嚓,叽-咳。锁门。利落的像个军人。
他听明了来人。毕竟在221B悠闲的清晨,John的脚步声总能萦绕耳畔。他会拉着小提琴,蓝色丝绸睡袍随着空气摇摆着。John去拿咖啡,两杯,多糖和无糖,还有自己最爱的面包……好像这些就是今天早上的事情,但具体的感觉与他身体的距离如同相隔天涯海角。
噶叽。
好像是John坐了下来。
“还好吗?”
他只是点头,手虚空向前摸索着。他感觉的到那温暖的东西,就像人自然而然喜爱白天而恐惧黑暗一样。他就是摸索,他等待John从深渊中拯救他。他总是这样,在被那个女人击倒后的他……猎犬的他……还有什么?John已经拯救他无数次,同样的这一次也是。
John把他宽大的手掌拉了过去。
他把它们放在自己的脸上。
这,多么奇异!用词是否不准确?但这是Sherlock第一次如此……如此检查?审视?不,就是看,这么看他的脸。他走过法令纹,他摸上鼻头-相信在这冰冷的寒冬之下它一定冻的红彤彤的。再一路向前去他最爱的部分
他那湿漉漉的双眼。
真是一时没了法子,John是哭了,但他安静的可怕。Sherlock难以想象John的这个样子,只有到现在他才懊悔起来失明的后果。
“我很抱歉。”小声的哭腔。
“对不起Sherlock,我应该去保护你,我的……我的……。”
“我的朋友。”
这简直是比抹上毒药的匕首更令他痛彻心扉!他就是僵硬在那里,感觉指间温暖而寒冷的液体。整个病房都是白色的,Sherlock感觉自己成了伊卡洛斯,他骄傲的妄想蛊惑他,让他以为自己得到了一切:他的John,他的房客,他的助手,他的“爱人”,他昨天的告白对象……
只是他的朋友。
他妄以为自己已精通飞翔,于是他昂首挺胸迎接他的结局-他的羽翼被太阳融化,他坠落他疯狂他恐惧他失落。
Sherlock没有出声,他只是收回了自己的手掌。
“谢谢你,John。”
过了一会儿他回复了John的问话,之后让自己的尸体漂浮在缄默之中。

-GD
Dixon只是在晚上接近凌晨的时候看望他。被圆场抛弃的任务失败男人不需要看望,这让他的病房空旷安静了不少。
或许安静的原因之一是他受损严重的耳朵?
星光撒在Dixon的身上很好看。他的身上仿佛穿了一层薄纱……白色的,淡淡的,配着金发。是小王子,少了王冠和礼服的小王子。
那么,他的玫瑰在哪里呢?那么,那只狐狸在何处呢?
“你在看我?”这是Peter第一次感谢自己大学辅修手语。“是的。”他回答,并用手撩动趴在病床旁的Dixon。“你像小王子。你受伤了。”
Dixon掩了掩手背,“或许你不应该如此明察秋毫,傻子。”他后退了一步,夜空的幕布遮盖了他部分身体,小王子要退场谢幕了。
“你总是在漆黑的深夜看望我。”他只是盯着那双挪不开的眼睛说到,“你总是。”
Dixon停下来,金色的发上跳跃着今日的亮星,看来今天的星星还是不少的。好像整个天空都被Dixon抢走并把所有掠夺到的星河都灌入他的虹膜似得。Peter未曾见过这么美的眼睛。
他的回答是唇语,Peter本能的拒绝翻译。
然后他开门,迎接寒冷的夜和风啸。Peter刹那好像恢复听觉一样,他听到了两人心脏的跳动声,只不过自己的心跳正极速变慢着,失去生机着。Dixon的心脏如旧,总是平稳的不起波澜。好像他未曾倚靠着什么似得,他就是他,他只是他。Dixon在门口顿了下
他返回了病床旁,与Peter对视了3秒钟后,拿走了护士送的玫瑰假花。
他终究还是找到了玫瑰啊,我的小王子。那只狐狸何去何从?告诉我,我亲爱的小王子?真诚的告诉我?你是否遗忘了什么?
“Dixon!”他喊了一句,即使他的耳畔一片黑暗。
“一个人被驯服,是冒着流泪的危险的。”
“我不会被任何人驯服。”他只听到这个轻蔑的回答。

-KA
第十次在梦中回忆失去左手的场景。
他已然习惯一切,然而他未曾习惯幻肢痛的痛彻心扉。每个夜晚风吹麦浪的时候,他看着死神亲手把镰刀插到他的皮肉之间,缓缓的上下移动,就像厨师刮鱼肉糜的样子。
总是容易。
总是疼痛的,总是难以忍受的。惊醒,发现窗外的麦子香萦绕在整个卧室。
好香,好安静啊。
汗水浸透了他的睡衣。
Arthur睡的很熟,熟到KHAN把枪支上趟的声音都没有惊醒。KHAN走到卧室,努力的轻声寻找着白纸黑笔。
写什么好呢?KHAN有点疑惑,他未曾干过这种留纸条的事情。
“致:Arthur。”涂。
“亲爱的,Arthur。”涂。
“我的,Arthur。”涂。
“Arthur。”
他没有涂,只是顿了一下继续书写着。
“逃亡之路快要结束了。警/察包围了整个麦田,床底下有秘密通道,直走找Ford。不要担心我,很快汇合。”
他踌躇了一下,还是继续书写。
“我爱你。”
然后他很郑重的折叠白纸,塞到了最爱的Arthur的茶包附近。之后他出门,遥远的红蓝色警灯闪烁着。
他平稳向前,幻肢症的症状没有削减,反而更厉害了。他开始流汗,大脑停滞不前-他少有这种样子。
然后他举起了枪,KHAN总是优秀的,对于一只手的枪击,他驾轻就熟。于是他按下扳机,子弹穿过自己的太阳穴。这种感觉很奇妙,KHAN从来没有这么过。手臂沉重的就像他的左手未曾被炮弹击中一样。
但KHAN也从来没有感觉过这么轻松,这简直比Arthur几天后看到自己自杀的消息而哭轻松多了。

-龙哈比
Bilbo只是支支吾吾的哼哼。你要原谅一个哑巴,一个哑了十多年的霍比特人真的不能讲出什么。他装作凶狠的哼哼着把医生手中的褪色的鳞片抢回来,之后就像矮人之王爱惜阿肯宝石一样爱惜它。“他会回来,我保证。只要我吹吹这枚鳞片,他会回来,只是需要时间。”医生只是点头附和他的手语,霍比特人在这个医院已经忘却了时间,忘却了亲人,忘却了中土。阿尔滋海默侵蚀了他的大脑。他忘记了一切。
但他未曾忘记那片曾灼烧中土所有地区的龙鳞片。他总是记着有个人会等待他,会守候他。霍比特人有时还会和医生说他在某个夜晚遇见了他,那个双翼血红的他。
医生只有附和与安慰,毕竟,伟大的贪婪的Smaug在十多年前就惨死于孤山山脚,而Bilbo手中口口声声的龙鳞片,也只是医生临时找人制作的木头玩具。

-SR
在奇异博士消失的第三天,他买下了之前Stephen一直嚷嚷的要买的情侣表。
一红一银,确实是很奇异的搭配。
他把红色放在自己家中,银色的就天天戴在身上。
他少有这种宣誓主权的行为,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连手都不准触碰。Ross总对一切十分挑剔-西装不能有一丝褶皱,皮鞋不能有一点污渍,业绩不能有一个下滑。
但现在他突然怀念起那个看起来邋里邋遢吃不起米其林餐厅的穷苦法师。
“很有趣,你带的这个表。听说是可以找寻到另一半的位置,真有趣不是么?电子追踪什么的。”他突然想起Willard上班时和他的闲聊。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真的蠢到去玩玩追踪。
但最后Ross还是妥协的按下了追踪按钮。
电子表逐渐变黑,然后浮现了一个巨大的红色箭头,还有公里数和大概步行耗时。
1m。
箭头指向背后。
他猛的回头,空旷的街道上只有他一个人。夕阳深了,橘黄色的光撒在他的脸上冷冷的。
一个人都没有。
0.9m。
箭头向后。
他又一次转身-空无一人。街灯开始明亮,树叶飒飒,风起来了。
0.8,0.7,0.6……。他看着数字缩短,他没有动弹,目不转睛的看着数字减小。“这是镜像空间,是你的玩笑?”Ross四处兜圈着。“响指只是把戏,你未曾消失?”他卸下他的表,小心的放在地上。
“你一直在我身后,是吗?”
没人回答,只有风灌入了他的耳朵。温度下降让他打了个喷嚏。他没听到回复,一句也没有,一个字母也没有。于是他就那么直楞楞的坐在街道中央,就像等候校车的阿甘一样。他只是等,只是等。他等Stephen的回答。一个出现也可以,一句话也可以,一个吻也可以。

评论 ( 19 )
热度 ( 57 )

© Mr-R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