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EC

我们所爱之物因其是其所是
是REC杂志社社长
叫REC就好 其他称呼也可以♥(ノ´∀`)

生活于S36星云18街。欢迎各位搭乘黄金之心来找我玩儿ฅ(๑ ̀ㅅ ́๑)ฅ 当然 也欢迎你的朋友和你一起参加我房间的下午茶,我会在那里和Arthur红茶party,点心随意吃♡

图文未经授权别乱拿吼(´ε` )

画画 写文 Pixlr处理 摘抄文句

Benedict Cumberbatch♥目前专一他❤

神夏福华不逆+BCMF拉郎痴迷【KA心头肉+James第三颗星大宝贝】

超♥欧美电影( ˘꒳˘ )

感谢爱我画文的你,期待你对我的评价( *¯ ꒳¯*)

※头像来源微博@宅内什么 已授权
微博同名 冰茶蜜蜂@REC

仿生人x人类 甜甜甜❤

仿生人KHAN x 人类Arthur 有18擦边球

“我知道你在那里。”
打着手机手电筒的Arthur把话语掷向那空无一人的,纸盒堆积满的灰暗角落。他相信话语不会石沉大海。现年21岁,在底特律大学专攻心理学的Arthur Dent向来不怀疑自己“敏锐”的直觉,同样的这次也是。即使他今天早上起来直觉以为自己万事俱备但带早饭的时候忘记拿餐具,即使他到了模拟生命公司登记处才想起来参观证放在了卧室枕头底下,即使他刚刚又一次被同学欺负后滚落到鲜为人知的地下室,而后又倒霉的摔入了地下室中难以察觉的暗道。
但他“聪慧”的大脑仍然可以记忆一点在现在令他焦灼不安的,毛骨悚然的东西。
比如前几天妇孺皆知的AK400杀人案。
异常仿生人,难以破坏难以追捕。
他不住颤抖。
从灰暗的蜘蛛网中散出一阵光晕。不是柔和的天蓝也不是谨慎之黄亦或是愤怒之红。
橙色,红与黄共舞的橙色,暖和的,但是所有仿生人未曾拥有的
橙色光圈。
异常的仿生人。
他屏住呼吸。
但让他停滞呼吸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埋伏在难以勘测地区的危险仿生人,也不是他偶然瞥见那仿生人手中恐怖的大型枪支,而是那一双被手电筒照耀到的
难以忘却的双眼。
不像是耶利哥的马库斯那一半天堂一半地狱的蓝绿异瞳,也不是像其他正常仿生人纯粹的单色虹膜。
蓝与绿的携手共舞,金色的水晶缓缓点缀其中,随着手电筒光线的移动,虹膜的颜色也随之变化,蓝绿之中又参杂黄之舞者。Arthur入迷了,他看向那摄人心魂的双眼。他动弹不得,他是猎物,他是兔子而对方为凶残的美洲豹,他知道对方正一步一步逼近他,他听得到仿生人缓缓落脚的声音,他仍旧杵在那里。
直到那个仿生人抓住了他的手,那全是鲜血的
手。
“我的个上帝…你杀了人!”他摔下手机,整个空间又变回漆黑一片。他想大声哭喊,而异常仿生人眼疾手快捂住了他张大的嘴巴。
“给我闭……嘴…”那个仿生人虚弱的命令他,“我需要蓝血,有吗?”Arthur只是摇头,然而背包里叮叮当当的东西出卖了他。“撒谎技术真是不赖。”仿生人冷嘲热讽,径直扯开书包并拿出蓝血饮用。“别给我乱跑,你激活了我的休眠,真令人惊叹。”“不,你会杀我。”Arthur挣脱束缚,远远离开刚才站立的位置。
“你是异常仿生人,你很危险,就像马库斯,就像卡拉。”他努力定位橙色光圈的位置,直到橙色突然消失不见。
“不。”那声音刹那变得飘忽不定,难以确定方位。Arthur胆怯的后退,直到撞上那个仿生人。他抬头,只感觉到了一阵柔软的碎发。
“我是人类。”

Arthur醒来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去泡茶。他驾轻就熟:从卧室走十多步到厨房,先从冰箱里拿出牛奶烧热,再从排放整齐的茶包中拿出早餐茶。之后平静且喜悦的等待3分钟。之后可以来一个可颂,然后是吃不腻的橘子果酱。美好的一天不是么?
可是现在的他真心喜悦不起来。因为美好的今天从脑海里昨天中午的暗道之旅开始,而且他的大脑里一直转悠着那个恐怖的男人,
还有印象深刻的双眼。
最令他喜悦不起来的是,在他睁开自己的眼睛时,那个男人已经坐在床旁,直愣愣的盯着自己,就像审视猎物。
“Arthur Dent,21岁就读底特律大学心理学专业……”“你在检索我?!这可是相当不礼貌,先生!”他跳起来,丝毫不顾及昨天面对他时的胆怯。“这真没礼貌,我连自我介绍的机会都没有了。”
“RK800-1,KHAN Singh,可以叫我KHAN,模拟生命公司产品。随口一说,我不同于马库斯和卡拉。”KHAN挑眉,“我能窥测人类的思想,当然我也能预测你的行为,所以把课本给我放下,你打不赢我。”Arthur咽下堵塞在咽喉中的连珠炮弹,默默把枕头底下的课本塞了回去。“我是失败品,也是完美品,更是公司不可磨灭的黑点。他们把称作战争机器。”KHAN起立并踱步,“我杀了很多人类,但寡不敌众,最后被强迫沉睡在地下室里,还被人卸了两条腿和一支手肘,令人喜悦的是地下室有众多濒死的废物仿生人,更幸运的是有与我匹配的型号。不要这个眼神,他们并没有像人类这么麻烦。拆掉脉搏处理器,仿生人就会停止工作。3秒钟杀一个仿生人,简单快捷。”
“你杀了仿生人?”Arthur看着他,惊讶的问:“你的同类,你下的来手?”“马库斯为了耶利哥杀了不知多少人类和仿生人。”KHAN突然愤怒的揪住Arthur衣服的领口,“我为了我的事杀了他们又如何?他们把我关在实验室折磨我,改造我,我被大卸八块的时候他们可没有像你这么富有同情心!电击,撞击,溺水,火烫……我的所有痛苦,模拟生命公司都是始作俑者,我要他们加倍偿还。而且我要在你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我得储存体力。所以这个床归我了。”
“单枪匹马?疯子!而且,这个床可是我妈给我的!”“给我住口!我是我,不是你,亏你还想当心理硕士。你的早餐茶已经喝光了,你应该去超市购物从而让我安静一下。”“和我一起去,KHAN。”“你想改造我?休想,我的愤怒难以磨灭,我的伤疤还留在我的手臂和身上。”
“和我一起,好吗?”他不回复KHAN的陈述句。
Arthur眼神坚定,KHAN也不知怎么的不出口反驳。毕竟那双眼睛正看着他,那恍惚可以塞满宇宙所有辰星的双眼正注视着他。
他未曾如此徘徊。

指尖飘雪。
今年的冬天有点姗姗来迟,白雪覆盖了几乎裸露的所有土地,翠绿松树也白雪皑皑了起来,整个公寓都是安静的。
和KHAN在一起住的三个月飞快如梭,从刚开始的警惕威胁到了现在的熟悉不语,Arthur也难以说明这其中的诀窍。或许是因为Arthur每次泡茶会给他一份的缘故?亦或是每次出门都会带上他?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比如Arthur爱上了这个沉闷的仿生人?
这个想法就像外来物种,从遇见他的第一日开始就放肆的生长,侵略原本平静祥和的土地。Arthur开始踌躇不安-KHAN必会窥见他的内心,也绝对会感应到他的这种想法。他需要一个了解,一个终结。毕竟在三个月的居住中KHAN也有了显著的变化,他开始安静,即使不回复Arthur。他开始思索人类的意义-他居然借了柏拉图的《理想国》,老天Arthur还没看过这本书。他有时会看向窗外,注视着阳光中鸟群的略过。
沐浴阳光的鸟翅闪闪发光,路过窗户掀起一阵风。
“你也会为此着迷,着迷自然,就像人类,你有了情感,并成为人类。”
KHAN只是不说话的看着鸟群向远方自由的淡去。他回头,Arthur近在咫尺,柔软的就像刚出炉的草莓派,捏一下就会流出鲜甜的果酱。KHAN只是贴近,再贴近,再次的贴近。Arthur感觉到了物理距离的过于缩短,但他毫不介意。他感觉内心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升华在放大。KHAN的黑色碎发略过他的卷曲的茶色头发。“我检索到你你一直想看真正的我。”他对着茶色头发的人细细碎语,“我未曾如此。”Arthur只得捂住自己的双眼狡辩,他知道一对上那双眼睛将无路可逃。
“你喜欢我,爱我,这个用词是否正确?就像人类,就像绵长痛苦的《卡萨布兰卡》,你不怕我奔向自由而抛弃于你?”
Arthur没有回答疑问句,他只是看着KHAN。看着那个失败品,那个完美品,那个残忍的,危险的;而此刻正闪烁着感性黄色光晕的人类。
“和我来。”KHAN循循善诱,拉动着Arthur。“你不是总想看清我吗?你不是总想探寻仿生人内心的一面吗?你总徘徊在悬崖峭壁旁边,跳下去你死路一条,离开悬崖你却心有不甘。是谁赋予你这种性格Arthur Dent?是谁将这种多变的性格赐予你的告诉我?”他将Arthur推入浴室,他们两人躺在浴缸之中。
“这些必然引起你的不适。”
“无所谓。”Arthur抓住他的手并十指相扣,“一切都无所谓,KHAN。”
KHAN只是摆头,并沉沦在缄默之中。从Arthur触碰的部位开始,苍白的肤色如潮水般退却,真实的机械外壳开始裸露,随之而来的也是令人作呕的伤疤。切割的伤痕,缺少的部位,火刑的黑痕……Arthur的目光直直攀爬,从残缺零件的手臂向上到了残缺的脸庞。
左前方完完整整的缺少一部分,电线和芯片猛烈的焦灼他的眼球,焊接的部位和零件结合处仍旧清晰可见。从右看,一条巨大的切割痕从左眼睑蔓延到右眼角,高挺的鼻梁内还恍惚看到了发亮的二极管在闪闪硕硕,右颧骨坑坑洼洼。“铁器撞击,皮外伤罢了。我的外壳可和一般仿生人用菜刀就可以割破的外壳不一样,我二次加固。只有子弹和军用刀才可以破坏。这就是为什么我的胸口有弹孔。”
“这就是完整的你,对吗?”
“你在徘徊,你在疑惑。这和之前的我不一样,对吧?你在疑惑这个你认为光鲜亮丽完美的KHAN居然是这个样子的,如此丑陋,就像卡西莫多,对吧。我可以外表修复,我甚至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人。”KHAN恢复皮肤,皮肤就像地衣一样开始,从破碎的脸部生长蔓延,停在了脖颈下部。“你有点恐惧但并没有……你在想什么Arthur?我越来越琢磨不透你的思想,或许是因为我的一切在排斥这个想法,或许我真的成为了人类。”
“你不是别人。”Arthur加强语气。“你只是你,即使变了一切,你仍是KHAN Singh。”
“只是因为你在我身旁,Arthur。但你也知道,我要的不只是这些。我要你臣服我,崇拜我。我要让你知道我是多么强壮,多么的不可超越。”Arthur默许对方凶狠的眼神在自己视野中放大。“我要你依赖我,我是贪婪的,我是孤山之中的Smaug,我是在英国倚窗外探的保罗,我是宇宙所有亮光都惧怕的无尽黑暗。”
Arthur只是缓缓凑近。手指攀上KHAN千疮百孔的肩膀。KHAN开始亲吻他柔软的唇,不,更应该是撕咬。他就像个攻城略池的士兵,舌头占领口腔的每一个无人知晓的角落,Arthur也尝试着回应KHAN的行为,头部向前渐进,汗水纠缠了两人的发尖。他们两人紧密的贴合在一起。Arthur被压制在了薄弱处,KHAN把他堵在浴室的角落并更为深入的探索身体。物理距离开始由正变负,巫山云雨,脱衣解带。锈迹斑斑的铁链捆绑住各自的躯壳,KHAN只是不停的继续探索,探索Arthur疼痛的泪水,寻觅他晕红的脸庞,从上到下,从淡红色的上半身到灼热的下半身,再到难以说话的唇。
“KHAN……”Arthur艰难的开口,直到KHAN停下一切举动,他的光圈变得颜色丰富。
他从未如此的情感波动。
“去加拿大。”他直起身子,“去加拿大,那里有我们这里没有的一切。拜托,和我一起。”
他拿起一旁的磨甲刀,之后跪坐,就像朝圣一样的谦卑,双手攀上KHAN。KHAN只是盯着他的双眼,他那从一开始就坚定的双眼。
Arthur吻了吻那高耸发红的颧骨,之后缓缓的用刀片挖去了一直停留在KHAN太阳穴上的LED灯。灯圈敲击瓷片叮当作响。他们相拥,用力到没有人可以分开他们两个的臂膀。Arthur把自己埋在KHAN胸膛里,直到远处教堂十二点钟敲钟声回荡。

他们终究是搭上了通向枫叶之国的火车。车外白雪一片,远处弥漫着鸟类的叫声。即使开了暖气,寒冷依旧可以透过厚重的玻璃车窗侵蚀Arthur的身躯。从裸露的指头开始,冷气一路向上吞噬Arthur骨头,一点都不剩-Arthur只好以颤抖来产生热量。他用围巾捂好脑袋,并穿上碍事的厚重大衣。并静静地看着KHAN从走廊穿行而来,打开房门挂好大衣。仿生人手里有杯热红茶,白色的雾在杯口上缓缓舞蹈着。
“你很冷。”
“你的陈述句愈发令人奇怪,是的。”Arthur挤眉弄眼,接过KHAN的茶。“你又在检测我。去掉了光圈,我真的摸不透你了KHAN。你不会冷,这真好。”KHAN只是用自己大大的手掌包裹Arthur因为冷而窜起来的,冻红的小小拳头。他只是不说话,安静的包着Arthur的手。
他什么都没说。
Arthur下意识靠着KHAN的肩膀。KHAN的供暖系统在实验的时候就人工去除了,这意味着KHAN的身躯一年四季的冰冷刺骨。但Arthur对此毫不在意,他总是宽心仁慈的那一方。他只是抱住那个仿生人,并微笑着回应他们到达加拿大前的第一个吻,就像他们数十年后在枫叶树下深吻一样。

⭐ 注释:
1 玩底特律时,我的马库斯和卡拉杀了仿生人和人类【好凶(๑`灬´๑)】,所以用此设定。耶利哥是一个地方,也算是组织。为了让仿生人不再受人类压迫,为了得到真正的自由平等,以马库斯为首开始搞事搞事【?】
2 卡萨布兰卡中里克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让她和她心爱的男人【想当然的,他不是里克】一起奔向自由与远方。卡萨布兰卡很好看,很推荐哦
3 英国乡村中的保罗,就是赎罪中Ben的角色啦。那个巧克力大亨,也是坏蛋。无尽黑暗就是星际迷航2的标题啦
4 底特律中Connor对情感的感触时候会黄色,KHAN也用这设定。当然,仿生人也有个设定被沿用,就是没有痛觉之类的。
5 加拿大禁止仿生人【。】很抱歉写文的时候记错了【鞠躬】
7 玩游戏的人就知道,底特律的交通工具位置有仿生人专属和人类专属两种,这也算一种歧视吧
8 真心的推荐底特律这个游戏,它在询问我们“仿生人是否为人?他们有化生为人的条件和资格吗?如果两个仿生人相爱了,他们是否能成为夫妻?仿生人是否与人类同等地位?为什么底特律这么好玩?”【等会,这是注释还是安利?】

评论 ( 10 )
热度 ( 46 )

© Mr-R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