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EC

我们都曾被爱我们的人一再塑造
是REC杂志社社长
叫REC就好 其他称呼也可以♥(ノ´∀`)

生活于S36星云18街。欢迎各位搭乘黄金之心来找我玩儿ฅ(๑ ̀ㅅ ́๑)ฅ 当然 也欢迎你的朋友和你一起参加我房间的下午茶,我会在那里和Arthur红茶party,点心随意吃♡

图文未经授权别乱拿吼(´ε` )

画画 写文 Pixlr处理 摘抄文句

Benedict Cumberbatch♥目前专一他❤

神夏福华不逆+BCMF拉郎痴迷【KA心头肉+James第三颗星大宝贝】

超♥欧美电影( ˘꒳˘ )

感谢爱我画文的你,期待你对我的评价( *¯ ꒳¯*)

※头像来源微博@宅内什么 已授权
微博同名 冰茶蜜蜂@REC

鹿 KA 图片为文的配图
老子最爱银河组❤

这着实令人心急火燎。
十天后的登基大典迫在眉睫。身为国家第一皇储的他紧急达成的,最后一个的,他还没完成且必须完成的条件:将鹿王带回登基仪式之中,当场杀死以用其鲜血流满圣杯。
这对所有攻击指标满分的KHAN来说是轻而易举。
但他现在困窘在漆黑森林的无人区。
KHAN迷路了。
他未曾如此迷失行动的方向。在木叶飒飒的森林之中,指南针总是徒劳无功的一方,最有用的依旧是从古沿袭至今的老三样:忠心耿耿的树干断层,阳光还有流水。
而KHAN仍旧无法辨认回家的路。
包围自身那硕大的树干遮天蔽日,无法透过一丝外界暖光,以他随身携带的刀剑必定不能砍断这样巨大的树干。流水?他已经三天没有听到水流的声音了,更别说河流。
在外人面前冷峻且时常处之泰然的他也不得不慌张。他只能东闯西走,空荡荡的水壶叮当作响,叫嚷着水源的滋润。沿袭之路上他拾捡落下的绿叶以食用,偶尔他会幸运的遇到茂盛的果树,取用鲜美的果实来补充身体。但这种机会总是少之又少。
KHAN不知道自己在森林度过多久,
但他知道了自己到达了目的地。
突然在视野中出现一道白色的光晕。柔软而细腻的包裹住他的脖颈,如阳光般的暖和从中涌动。王国一直传说着遇见白光即遇见鹿王,没想到是千真万确。
那白光突然变得金黄,并引导KHAN向前行动,而四周刹那的鸦雀无声。白光中间分散出无数黄色的圆片,各个圆片随风飘逝幻化成无数灰尘。
KHAN下意识吞咽口水。历史中,王国不少的即将登基的皇储是死于尖锐有力的鹿角之上,只有最强之人才能取得鲜血。鹿王乃鹿群之主,非等闲之辈。KHAN拔下系于腰带的药箭。等到一看见鹿王,一迅速射箭,二绳子捆绑,三按压以使其暂时失血晕倒。他细细思索,并一步一步跟随光晕的引导而向前。
他相信他的计划,就像他相信他的指标分一样。KHAN闻名遐迩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他高超的打斗技术和强力的政治处理手段。
他就是一个强大的君王。
而他本就是一个强大的君王,所以他的每一个计划都天衣无缝毫无破绽。
但他在见到鹿王后把所有的计划撕的面目全非。
并不是因为那鹿王太过望而却步,也不是因为鹿王早以埋伏于此等待他自投罗网。
而是白光把他引导到一颗平平无奇的苹果树下,而苹果树下睡卧着一个人。说是人,这也有点牵强。
因为那个人长着一对鹿的调皮尖耳,而其中铁锈色的卷发里还长了一对KHAN梦寐以求的鹿角。
而KHAN因惊讶而杵足的声音貌似吵醒了这个熟睡的精灵。那精灵缓缓开眼:森林中任何一条美丽的河流,任何一块绚丽的鹅卵石,任何一片可人的树叶都不能与之比拟的美丽储存其中,KHAN还看到他斑斓的瞳孔中鎏着金色的花瓣。
KHAN杵在那里,他也只能杵在那里。他掷开紧握的箭,呆呆的注视着他,KHAN知道自己已然沦陷于此。他从不喜欢这种感觉,但现在他感觉良好,甚至于……美妙。
他从来没有感觉过这样。
“你是谁?”睡于草地的人警惕的起身,皱眉看向面前的来者。
“我?”KHAN开口,只吐出一句疑问句。
“是的,我正在问你。”那人突然蹦出哭腔。只有凑近去看,KHAN才看到对方眼眶中打着转的,今他第一次有心碎感的泪水。
KHAN蹲下来,卸下华丽的宫廷披风,取开佩剑。他褪下外套,露出柔软的黑色丝绸衬衣。
KHAN只是抱住那个说话有严重哭腔的人。
“我是过来保护你的。”

“我被族群所抛弃,因为我太过羸弱。话说我叫Arthur,你叫什么?”
安慰过后的Arthur稳定好情绪,他全当刚才的一切子虚乌有,只是微笑着看向KHAN。而KHAN报出姓名后只是无声的倚在他旁边。
树林万籁俱寂,只能听得见KHAN的心跳声和两人的呼吸声。KHAN未曾如此热爱风,因为那风把Arthur的味道吹了过来。
翠绿嫩草,橙子花瓣,清澈湖水的味道。
最终还是Arthur打开了话匣子:“你怎么到这里的KHAN?”“我迷路了。”KHAN起身,并想到迫在眉睫的登基仪式。他才注意到这个对于国家无比重要的事情,或许父亲母亲正焦灼等待着他的凯旋。
“让我带你离开,我熟悉这片森林。”他起立向前一步,一簇七彩的花朵从脚旁涌出。“无需惊讶,这是鹿王的标配。”
“仍旧难以置信。”KHAN挑眉。
“又一个否定我是鹿王的。”Arthur只得叹息,“或许我真的不适合当鹿王,听说领国国王最爱鹿王的鹿角,我真讨厌人类。但你不是KHAN,我看得出你本性善良真诚。”Arthur小力拥抱他,KHAN瞧见他一根根美丽的睫毛因为喜悦而轻微颤动。
“来吧KHAN,这边走。”Arthur牵住KHAN的手,低头的KHAN察觉到了Arthur突然加快频率的脉搏。他于是不确定的与Arthur十指相交。抬头就看见Arthur的鹿耳红了几度。
他害羞了。
“或许你不应该这样牵手KHAN,这样有失礼仪。”
“我们国家都是这样的。”KHAN开始骗人,并偷偷把自己的吻送到对方白皙的手背上。
“谢谢你,Arthur。”
Arthur只是小力掐着KHAN的手臂,没对这个礼仪吻表示不悦。
不管如何,打打闹闹之中他们就从苹果树出发了。两人路过了众多不知名的大树,有的突破天际,有的却小如蚂蚁。他们走过无数岔路,并趟过河水,在清澈的湖水之中他们开始嬉戏。KHAN未曾教导过打水仗这种在母亲眼中十分粗鲁的游戏,但过了几回合他对这个游戏变得十分上手。战况从Arthur胜利变成Arthur失败。直到战争失控变成了Arthur在躲闪水花后崴脚而跌落河流才打响终止符。
“Arthur,你没事吧?”
“这真不妙,我崴伤了,而且我的头晕的厉害。”他强颜欢笑,皱眉看向自己的右脚。“有点疼,说真的。但是我可以忍受,出口不远我还可以走。”
“头晕怎么没和我说,发烧了?”KHAN摸上他的头,“的确发烧了,什么时候?”
“3天前吧。KHAN我……”“闭嘴,给我闭嘴。”KHAN从水中捧起他,并把披风盖在他身上。“不要说话,安静的在我背上。”他背上Arthur,那人的体重意外的轻。“我背你出去。”
“没想到你的背也是这么冷,KHAN。”Arthur趴在KHAN的背上开始昏昏沉沉。“是你太烫了,你就像一个太阳Arthur。你就是个太阳,永远只在我身边发热。我会带你找到医生,我会的。”KHAN只是抱住他,有一只蓝鸟停在Arthur的鹿角上。他陡然感到一阵冰冷的风穿过躯壳。四周树木突然开始缓慢枯萎,昔日碧绿无比的树叶被枯黄色吞噬了大半,百兽嚎叫。
这是羸弱鹿王的生命力受到胁迫的预兆。
“不行Arthur,我命令你醒来Arthur。”KHAN像个严肃的国王,“我以Singh二世的身份,国家之王的身份命令你给我活下来。”
他只是不住的命令,但Arthur的体重愈发的轻。KHAN看到一条条白光从他身体里发散开来。他只是加快步伐,但时常锻炼的他也被困倦腐蚀了动力。而他仍旧向前奔跑,直到他看到一束光线从黑暗的树叶中透出,然后是第二束第三束第四束。
他看到了熟悉的城堡,KHAN总是爱那小巧玲珑的鹅卵石。
在KHAN踏上城堡前鹅卵石前的一瞬间,他控制不住的晕了过去。

Arthur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只闻到一阵愉悦的红茶味。他身为鹿王却不爱青草,他爱人类的食物-特别是红茶。上天珍宝无与伦比!而族群却因他向往人类生活而评头论足,从窃窃私语到大庭广众的抗议辱骂,鹿王去世这一突发事件使得一切变得更加难于控制。
毕竟唯一的子嗣,族群最看不起的Arthur即将成为下一任鹿王。
没有一头鹿会接受这个结果。
“他不配,他只是个爱哭鬼,他理应被驱逐。”一头成年鹿凶神恶煞的用鹿角顶着Arthur的脑袋说道。
这是Arthur自出生以来听到过最能让他哭出来的陈述句。
然后他被驱逐,干脆利落。
没有一头鹿投反对票,除了宠溺他的母亲。
的确,没了爸爸,他只是个爱哭鬼。一想到这个,Arthur就用床单捂住头泣不成声,而这哭声很快引来了一旁人类的注意。他从被子缝隙中看向四周正谈论自己的陌生人-穿女仆装的佣人。于是他怯懦的伸出脑袋,而头上的鹿角厚道的勾住被子一角,这让他的被子很顺利挂在那里-他就像个人形衣架。
“KHAN在哪?”这是他只能思索出的话。
“Arthur,我听到你叫我。”开门,KHAN急匆匆的从过道里走出,他握住Arthur的手,脸上轻微波动。“醒了?没有不舒服?”“还好。”Arthur只是推搡着KHAN,而对方巨大的力气让他刚才的举动徒劳无功。“那就好,你就在这里休息吧。”
“你是干什么的KHAN?这就像宫殿。你是国王?”Arthur向后缩了缩,卷曲的头发黏在他突然出汗的额头上。“不,不。”
“我只是男仆,王子的私仆。”他瞪了眼后面的仆人,复吻了吻Arthur红红的鼻尖。“我会照顾好你Arthur。如果你饿了,不妨现在与我共进下午茶。”
KHAN打了个响指,两辆餐车推了进来。Arthur接过他递过来的银勺,并缓缓的吃着御用厨师制作的芒果布丁。
他水润的唇发着美丽,橙黄的浅光,不知道是布丁果酱的影响,还是别的。
比如Arthur自己。
KHAN没动餐具。他叫退女仆,只是看Arthur小口吃布丁,之后看着他喝下一杯伯爵红茶,并称赞着茶叶的上乘。KHAN未曾觉得下午茶场景是如此赏心悦目。Arthur倚在他旁边吃着布丁,自己则坐在床上温暖的晒太阳。接下来的下午皆是如此。他瞒过父亲母亲,偷偷摸摸向厨师长加点一辆餐车并送到二号卧室中,在每日榕树头落上一只洗刷羽毛的蓝鸟之时,他就会穿上朴素的男仆服,扮演着Arthur眼中平凡的仆人。他知道魔法消失真相揭露的一刻是多么痛苦:灰姑娘失去了她曼妙的纱裙而只留下一只通透可人的玻璃鞋,而王子只能随着12点钟的钟声渐行渐远。
同于Arthur,他也将会离开KHAN,永远的,没有丝毫求情的。
于是KHAN只能更加珍惜每时每刻。从二号卧室到城堡中无人知晓的秘密地下室再到城堡外鲜为人知的森林某处。从小心翼翼的握手再到亲吻,一方拒绝一方强迫再到双方自愿,再到最终流泪的云雨巫山,无论如何KHAN总是攻城略池的一方。他们骑着KHAN最疼爱的马Marvin在城堡后花园中嬉笑,Arthur喜欢和马一起亲密。他会用手柔顺马的皮毛,并和马讲笑话。在月亮露出面容之时,在Arthur又一次露出会心微笑之时,KHAN失败了,他在Arthur面前总是失败的一方。他捧着他,就像之前无数次在柔软的床上一样,他只是捧着,如同圣杯。Arthur此刻柔软异常,放松身体,任由KHAN的举动。
他只是再一次的,无数次的,把自己苍白的唇烙印在Arthur的唇上。

然而秘密总有被揭穿的一天。贴身女佣总会窃窃私语,皇宫中的八卦终于在某一天流向皇后与国王的耳畔。起初KHAN的父母坚决否认自己儿子会做出如此出格之事,但在他们知道了二号卧室时常更换的床具中柔软的温度和泪痕,厨师多余的饭菜,Marvin不知为何柔顺异常的尾巴后,他们也不得不承认了这一切。
他们需要除掉这个祸害,迫切的需要。
就在登基,在鹿王鲜血流满圣杯的那一刻。
在诸多繁杂的过程与痛苦之中,于教堂正中昂首挺胸的KHAN看到了被拖上来的,痛苦不堪的Arthur。
他正流着腥红的血。
令人疼痛的从鼻孔中徐徐涌出。而Arthur只是小声啜泣,仿佛这一切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他的确被鹿群欺辱,他只是呜咽,没有嚎哭没有大叫,
他只是不住着落下如晶莹珍珠般的泪水,泪水落地成为真正的珍珠。Arthur在哭泣,当他发现高高在上的KHAN后却抬头微笑了一下,KHAN知道这样的微笑会对受伤的身体增加多少的痛苦。
KHAN又一次的心碎,第一次是因为Arthur的哭,这一次是因为Arthur的笑。
“KHAN,这些绯闻是真的?”
“母亲父亲,这是你们干的?”KHAN转身,冷峻的看向坐在一旁愠怒的母亲。“没想到宫廷的八卦毫不虚假。KHAN,你应该与公主结合,而不是一个,一头鹿,我的上帝!你这可是叛国罪我的孩子!”
“我的儿子,我相信你只是被鹿王蛊惑了心智,告诉我,他给你说了多少甜言蜜语?他可曾对你施用黑魔法?我可怜的儿子,你不该如此,你只是被邪恶所蛊惑,来,回到我们身边。我的儿子听爸爸的话,杀死他,让鲜血淋湿圣杯,让我的王冠带在你的头上。我的儿子!”国王愤怒的起身,用权杖重重的敲击地板。“我的儿子,上吧。宝剑在你腰上耀光,王冠在你远方挥手!”
KHAN面无表情的吞下口中的话,他看着Arthur从喜悦变为失落。“你是国王,你本就要取走我的性命?你骗我KHAN?你欺骗了我?”
他匍匐于地,多余的泪水混杂在赤色的血泊中。“你骗我,那么顺便取走我的性命吧。我不应信任你。你从不善良真诚KHAN。”Arthur认命的侧身,将脖颈裸露于空气。他闭上双眼,恍惚中看到父亲在遥远的地方向他挥手微笑。Arthur笑着跑过去抱住他,而爸爸只是微笑着揉动他的卷发。
“爸爸,你说在天堂会有人爱我吗?”
“不孩子,有人爱你。在这里,就是现在。有人会替我爱你,而且是深爱,比我还浓重深切的爱。”
Arthur对于这个回答有点费解,“没有人了爸爸,没有。我的母亲也不爱我,是她怂恿叔叔将我驱逐,而她表面上装作宠溺我。没有人了,没有人。”
“回去吧孩子,记住我爱你。但是他也爱你。你并非孤独一人。”他的爸爸只是用鹿角将他推入池中,“Arthur不要恨我与你分别,毕竟他还需要你,我知道。”
回神,他听到了圣杯被拿起而叮当作响的金属悦声,Arthur开始胆怯。伴随而来的是刀剑脱壳的冷峻声。快结束了,Arthur想。快了,只是一个瞬间,和爸爸所经历的一样,很快很快。
然后他听到刀剑切割的声音。
随之而来的是血液流淌的,细细密密的声音。
但他完好的趴在教堂,教堂大理石中却绽放出了许多绚烂的红花。他抬头,手摸到了自己毫发未损的脖颈。
真的是毫发无损。
然后Arthur看到KHAN划开了自己的手臂,让淋漓鲜血从伤口中涌出,
并流向了本该用自己动脉血填满的圣杯内。
“母亲父亲,如果你们只想要鲜血,那就拿走我的吧。”KHAN对着自己的父母,郑重的拉起匍匐的Arthur。
“还有Arthur,我不会取你性命,我永远不会这样做。”
“我是来保护你的,我的心意未曾改变。”他跪下来,并魔法的从上衣口袋中变出个方方正正的盒子。KHAN当着众人打开盒子,是一个戒指,一个钻石戒指。
美得就像个求婚戒指。
“我只是想娶你为妻Arthur。我只是想娶你当我的一生伴侣。Arthur我问你,你有拒绝的权利。我郑重的问你,当着牧师和教皇,当着国家所有臣子的面,你愿意接受一个犯了叛国罪的国王的求婚吗?”
Arthur没回答,只是虔诚的接过KHAN闭眼的,甜蜜的,令他停滞呼吸的亲吻,并戴上了那枚夺目的戒指。

FIN⭐
高中生物说不同物种交配有生殖隔离。
所以你们的仔不能生育诶(????关注点?)

评论
热度 ( 20 )

© Mr-R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