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EC

KA应该是最好吃的了吧

头像来源 @六叮
—REC杂志社社长 生活于S36星云18号 —
( 喜欢删除lof东西 )
■ 图文未经授权别乱拿吼 !(>ωO) ■
★ 绘·文·Pixlr处理★
◆ Benedict Freeman ◆
▼ 神夏福华不逆 + BCMF拉郎(更爱KA) ▼
● 电影 艺术 ●
感谢爱我画文的你♥
期待你对我作品的评价♥

【点梗1号】【军旅生活】顺便提前祝BC生日快乐!♥♥

@暮光微凉,凉了夏天 :我想看军官福和军医华在阿富汗相遇相知相爱的梗(很喜欢军旅设定)

W!想起来从前也写过这个设定呢!

【军旅生活】
他从未见到过这种场面。
乱七八糟,真的是乱七八糟,在紊乱的人群中John迷茫的看向远方——对面是敌人的堡垒。他的耳朵开始刺痛起来,或许炸弹的轰鸣让他有了暂时性耳鸣,亦或是这闻风丧胆的声音让他的身体下意识有了阻碍的行动。
这是他经历过得最艰难的战斗。瓦合小镇的地形是打成阿富汗战争的关键点之一。英国势在必得,而士兵的哀嚎混杂着子弹射入皮肉的声音又让他对于胜利又遥不可及。John开始幻想着那尖锐的东西像个小螺旋一样开始在自己皮肉表面旋转,然后开始深入,穿过颈动脉并从另一段带着红色的液体出来。之后就是剧烈的疼痛从大脑皮层出来传递到那个受伤的部位。
“John Watson军医!”
一个怒吼唤醒了他,John才恍惚的回了魂——Sherlock在叫他。他才发现自己正站在子弹之中给一个士兵做包扎——一个死亡了的士兵。而他木讷的成了敌军的好靶子——不管哪个射击不合格的士兵都能一枪射死这个大大金色目标。
“你个金鱼脑袋!”Sherlock冲过去,绿褐色的大衣划出了一个美丽的弧线,John看呆了的对着冲过来的男人,毕竟面前的“英伦玫瑰”响喻全营,他的几个小手下还闲聊着谁能第一个把到他。这个在外人嘴里的“冷酷无情”和“凶狠”貌似在John面前成了一片沙子,随风很快的就消失了。毕竟面前的男人是那么的……那么的。John的脑袋打了结——Sherlock说的不错,他的确是金鱼脑袋,而每在John称赞Sherlock的聪明绝顶之时,John引以为傲的词汇描述总是甘拜下风。没办法,Sherlock Holmes和他的基因,还有他好听的名字一样优秀至极。
John靠着他的本能趴了下来,而耳旁就是一阵子弹的呼啸。John感觉自己吃到了苦涩的黄沙,他一瞬间的害怕了起来。昨天子弹的擦伤提醒了他轻敌的下场——成为黄沙之一。他的身体突然僵住,之后就是全身的冷汗。阿富汗的高热阻止不了他的恐惧——John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有个伴侣,一个可爱的孩子,一只忠诚的狗和一套垂涎已久的别墅——他早早的存了钢蹦,就差自己的一个签名,田间美好唾手可得。
而他快死了。
“John!”
Sherlock总是可以唤醒他,John回头。Sherlock趴在他后面,用手扯着他脏黄的军衣。“我觉得这个时候可不是你发呆的时候!”他怒吼了一声,这让John羞愧难当。John缓缓的移动,黄沙起了一阵屏障,他的靴子摩擦着大地,之后平安的到了堡垒处。Sherlock把他从战场里扯回来,之后抬头看了看远方。敌军大势已去,英国的胜利势在必得,这让Sherlock不自然的微笑了一下。
“我觉得你的态度有点问题,John。”笔峰一转,话题回到了John不是太喜欢的地方。这是John第一次发呆,在这生死攸关的地方发呆可不是王道,但在这该死的硝烟之中他突然想到了Sherlock的烟——不是好事情,当然不是好事情。
他尝试蹲下来救治伤员来转移注意力。在血迹斑斑的伤口面前他驾轻就熟。但他还是不经意的想起了那个人抽烟的样子。
苍白的颧骨之中的是高挑的鼻梁——高傲自大的男人。淡色的唇,伴随着高贵的伦敦腔——尊贵,却又富有美丽。唇中吐呐出一阵缥缈的灰色,夹杂着劣质烟草的呛味道。
那是一阵,令人忍不住向前的诱惑。而这一切都蛊惑着John继续向前。
就像现在。
“John?”
“什么,长官?”John揉了眼睛,内心恼羞成怒——自己的态度太过差劲,完全没有个军人的态度。
对面的男人吐了烟,灰色融入了他的眼睛里,灰色重叠。这是John此生难忘的场景之一。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聊聊你的情况,你的态度转变很大。”他靠着椅子,弯下腰去抖红色的焰。“你从不这样,你总是我最得力的助手,我觉得我们很有必要谈一下。”
“今天晚上来我的地方。”
John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他走出帐篷,百感交集。看向了远处淡下来的交火——英国的又一次的胜利。四周的士兵开始欢呼,不知是谁开的头,喀秋莎的歌词开始在人山人海中传递开来。
“喀秋莎站在那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她在歌唱草原的雄鹰;”一个军人对John勾肩搭背,拿着破烂的英国国旗。
“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  啊这歌声姑娘的歌声,跟着光明的太阳飞去吧。”John回头,发现Sherlock的身影在远方半遮半掩。
的确是需要谈谈,他闭眼,也开始唱了起来。
“喀秋莎站在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
“迟到三分钟,John你的'永不迟到'食言了。”
“你的表坏了。”Sherlock不置可否,把一瓶可乐塞到John的胸膛里,之后又开始吸起了烟。灰色的缄默弥漫在了夜晚的星空之中,在闪耀的亮点之中,远方的城镇亮起了灯光,John还看到了一缕脆弱的袅袅炊烟。
“你在笑。”Sherlock侧过头,卷曲的头发蹭到了John没包扎的伤口,John呲牙咧嘴了几下。“又一个城镇的和平,这令人喜悦。”他舒了口气,放松了心情。“这就是我参军的理由——保家卫国。”
“呼……真有这样的人啊。”Sherlock看向那些几不了闻的暖光,又吐了口惆怅,他的唇被灰色的烟渲染的愈发苍白。
感谢黑夜,John打赌Sherlock一定没看到他的脸红。
“什么人?”他转移话题,尝试讲对话偏移。可乐入喉,John发现Sherlock给他的是他最喜欢的口味。这让他心头一暖。
“麻木听从国家指令。”撇了撇嘴,在John的眼里对方就像玄猫,或许他的上辈子就是从某个女巫的饭盒里出来,而幸运的却又那么幸福的被John所遇见。
“而且还不怕死。”他锤了一下John的肚子,又看了看天空。“我很担心你John,毕竟你这个金鱼脑袋。即使你的智商在平均水平之上。”他灭碎了烟头,John看着那火红的花在绽放的转瞬之间变成了灰色,泛白的躺在了黄沙之中。
“你出去了想干什么?”
“出去?”
“这个监狱,军人生活。我讨厌解释。”Sherlock皱眉,复又开始说起来。“你以后想干什么?将来?你们是不是无聊的时候都喜欢这么说?”
“伴侣,孩子,房子。我们都在向资本主义低头不是吗。”John坦诚的回答,看向天空。令人神奇的是,天上的白点都消失了踪迹,他复又回头。发现Sherlock的眼中都镶嵌满了漂亮的星星,那些美好的小东西整齐的放在他的瞳孔周围——他美极了。
“你会回味这个生活吗?”John动了冻鞋子,不小心他们两个的鞋子撞到了一起。“会。”John不假思索。
“幸运的,我遇到了你Sherlock,因为我爱你。”John看着自己的舌头一鼓作气说出了秘密,之后不说话,继续靠着石头缄默着。“我记得男人恋爱是犯法。”
John迟疑了一下,看着Sherlock对自己刚刚的回答熟视无睹后又喝了点可乐。咕噜咕噜的声音充斥了整个夜空。
“他们有权恋爱,Sherlock。这是他们的选择,没人的选择是犯法的。”
“你勇往直前。”Sherlock抓起尘土撒向地面。“看,我们就是这堆尘土,我们都随风飘散。爱与不爱又有什么含义?”
John愕然,看Sherlock的语气貌似他已经挑明态度。John在Sherlock面前总是战败,同样的是这一次,只不过没有了下一次。或许他会一纸告令把John调走,之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彼此。
“权当一切都没发生吧。”John沉默的把可乐贴上自己的唇片,冰冷的触感让他清醒了几分。
“你猜我会不会回味这里的时光。”Sherlock又打碎了玻璃,这让John羞愧难当。
“请你忘掉刚刚的一切,一切。”他咬牙切齿。
“你觉得我会不会回味?”
Sherlock下定决心,这让John手足无措。'疯子决定的事情没人改变'这句名言他已经吃过无数教训,而且他不想再次品尝。推卸未果,只好敷衍了事的说了不会。
然后就是终生难忘的场景。
“会。”Sherlock平淡的回答,用手移开了John嘴旁的可乐瓶。John感到了一阵干涩贴上了他的脸颊。
“遇见你,是我最幸福的事情,John。”
“我此生无憾。”
————————
战争结束了。士兵们回了家长拥抱妻子儿女,Sherlock和John也回了伦敦。
他们感觉自己与世隔绝,伦敦在他们眼中变得缤纷多彩起来。“但还是个老古董。”Sherlock讥讽,把行李放在了门口。
John放下了大包小包,把自己口袋里的别墅合同揉成了一团。
他放弃了一栋别墅,而去居住在狭小的房间里。
“221B还不赖,对吧?”Sherlock整理了下杂乱的书本,一阵呛人的灰喷了出来,这让他们两个咳嗽不止。“我们得好好整理一下,好好的。先把这堆垃圾搞好。”“这些都是我的实验用书。”
气氛突然尴尬。
“那这些?”“我的器材,还有材料。”
“?”“我的。”
“???”“我……要用的。”
经过一上午的挑选,在John几乎把所有垃圾都不偏不倚的定义为Sherlock之物时,Sherlock盘曲身体缩成一只猫咪,将自己的宝物用力的抱住。“这太危险了,你居然把我的旷世杰作定义为垃圾——那种用过就被唾弃的东西。”“你已经用过了,差不多了。”John回谤,用抹布擦着桌子。“给我把东西放到这里来,上尉!”
“没见过军医命令上尉的……”Sherlock嘟囔着,还是乖乖的把东西放上去。他把显微镜挪了又挪,桌子产生了一道奇妙的划痕。Sherlock熟视无睹,而John快要暴走了。“我的上帝!那可是大理石的桌子!”John放下摆好的沙发,冲过去看着桌子白花花的贬值。“没办法,我得找个好位置,不然看不见你。”Sherlock一本正经。“从这个方位,显微镜摆在这里必然会看到你,如果摆这里…”桌面多了一道划痕。“看不见。”桌面又多了一道划痕。“所以这里才是最好的位置,John。”
John哑口无言,对于Sherlock他总是没有太多办法来去对付这个行走在“美好”与“该死”的界限之中的男人。
“我觉得我得对付你…”John自言自语。
“你对付不了咨询侦探。”Sherlock抬头,高傲的表情显露在外。“我无比优秀,从你的眼神里我看的出来。”
“而且我看到了很多,比如你很喜欢我。”
“你在那天晚上不已经看透了吗?”John叹气,却没忍住上扬的唇。他亲了下Sherlock的额头,感觉到了美好的开始。
“新生活,真的要开始了。而且是和旁边一个波斯猫在一起活着。”他边思考着猫粮问题边捣鼓卫生。
“那肯定是该死的美好。”他不假思索的回答。

评论 ( 17 )
热度 ( 39 )
  1. 暮光微凉,凉了夏天Mr-REC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自己点的梗被太太写出来真的好开心啊(∩_∩)特别感谢REC太太😘

© Mr-R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