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EC

我们所爱之物因其是其所是
是REC杂志社社长
叫REC就好 其他称呼也可以♥(ノ´∀`)

生活于S36星云18街。欢迎各位搭乘黄金之心来找我玩儿ฅ(๑ ̀ㅅ ́๑)ฅ 当然 也欢迎你的朋友和你一起参加我房间的下午茶,我会在那里和Arthur红茶party,点心随意吃♡

图文未经授权别乱拿吼(´ε` )

画画 写文 Pixlr处理 摘抄文句

Benedict Cumberbatch♥目前专一他❤

神夏福华不逆+BCMF拉郎痴迷【KA心头肉+James第三颗星大宝贝】

超♥欧美电影( ˘꒳˘ )

感谢爱我画文的你,期待你对我的评价( *¯ ꒳¯*)

※头像来源微博@宅内什么 已授权
微博同名 冰茶蜜蜂@REC

【点梗3号】【心理咨询】 提前缺719生日快乐♥

  @🎈六叮 :简单来说就是,老夏跟失忆的约翰做心理咨询!老夏跟约翰医生讲了自己因为一次案件里室友出事失忆了觉得是自己的错而一直难以走出阴影,约翰也给他做疏导调解,期间老夏演绎了约翰,或者套问约翰问为什么做心理咨询师,肯定是约翰仔的心结但约翰仔自己也想不起来!
我脑内是两人对话最初只称呼约翰为医生最后分别的时候来一句“Thank you ,Dr Watson”“Call me John”

用了剧本向 第一次写这种 感谢六叮的提供脑洞!

【心理咨询】
时间:2017年7月21号下午1:30
地点:伦敦 221B
人物:Sherlock Holmes,John Watson,Mrs Hundson
(镜头晃动,从模糊转变成清晰。视野由遥远的蒙蒙细雨开始,221B的窗外是一阵灰色——乌云与风的协奏交响曲未曾停止。远眺,只能看到街角四处仓皇逃窜躲雨的人们,还有一阵阵令人作呕的热风,夹杂着烦躁和苦闷一齐涌入狭小的客厅。镜头调整间距,银幕上转入一个黑色的卷发男人——咨询侦探Sherlock Holmes。此刻他正端作在沙发上,手指一直敲动着卸下的昂贵石英表。)
Sherlock:下雨的突发状况会让John的行动暂缓3分46秒左右,而且这个时间误差在3秒左右……(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会儿,张开嘴巴进入思维殿堂。想到了某些不好的念头后颦蹙,脸色苍白了不少。)等会儿。(精神抖擞并屏住呼吸,全神贯注的听着什么。)来了。(不自然的微笑。)
(John上)
(一个挂着公文包的沙金发色的男人开了门,面色和蔼,右手拿着湿漉漉的雨伞。衣角有点湿,皮鞋前面有些碍事的泥土。但这阻拦不了他的精神面貌——昂首挺胸。这是一个合格,而且优秀于一般人的出色军人。)
John:(笑)您就是Holmes先生吧。
Sherlock:(把他引入客厅)不用尊称,请叫我Sherlock。雨伞放在这里吧。(拿过雨伞)
(John坐下,沙发质感不赖,这让他嘴角微微向上。熟悉的感觉和熟悉的装潢——然而他并没有来过这个地方。皱眉,看向对方之后又舒缓了眉头,保持微笑。)
John:你好,Sherlock。
Sherlock:我可以称呼你为J……(舌头打结,眼神黯淡。他撇下头,一瞬间从眼神中看到了痛苦,之后又被灰色的瞳孔掩盖。面色平常。)Dr Watson,可以吗?
John:(看着熟悉的陌生人而有点奇怪,又被他的刻意掩饰所好奇。)可以,我不介意。(拿出小笔记本和钢笔)那么,我们现在开始咨询,好吗Sherlock?
Sherlock:(听到自己名字之后眼神柔情了不少,但也只是一刹那。端坐,二郎腿放了下去。)好的。
John:(笑)昨晚睡的怎么样?
Sherlock:(被这不像心理咨询的开头所疑惑,之后将疑惑模糊在了睿智的目光之中。)还好,我一般早晨五点起,晚上十一点睡。
John:(在笔记本里写:睡眠不足。)早餐吃的什么?(把钢笔的盖子放到衣服口袋里。)我爱吃蔓越莓麦片,还有牛奶。我很爱喝牛奶,Tesco牌子还不错,但是脂含量貌似有点偏高。
Sherlock:(擅自把沙发拉前了一点。)我……不怎么吃早餐,一杯咖啡就好。还有,睡眠不足对我很正常,我是咨询侦探,我为警察服务。你昨天不也是熬夜吗?几点?我估计是一点左右。
John:(惊讶于对方推理的完全正确,看看自己又看看对面西装革履的男人。笑。)你怎么看出来的?(靠近,脸上写满了好奇)这真是个奇迹!我的确为了你的咨询而煞费苦心。(笑)看了你的档案,你的心理医生很多,而且几乎都是在五分钟之内逃出去的。
Sherlock:你不会这样,我保证。(不自然的微笑,之后回忆把苦涩撒到面前的男人脸上。回想到了什么痛心的画面,停顿。)从前也有个人这么夸我。(看向对方,眼神柔和。)
(John被这突如其来的眼神所惊讶,更有一点……害怕和奇怪。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苦涩。John更为的好奇——熟悉的客厅和挂饰,面前的未曾碰面的人对自己异样的眼神,这一切令他一头雾水,而又让他迫不及待再去靠近对方。)
John:(一筹莫展所以只能向下引出话题,继续尝试拿捏住一丝一毫的线索。)谁?
Sherlock:是W……William。一个我的,我很好很好的朋友。(表情苦涩,他开始敲击沙发表面的皮质。)我唯一的朋友。(头发的阴影遮住了一点他的眼睛,灰绿色变成了浓稠的黑,这让John有了一丝担忧。)
John:(刨根问底)William怎么了?(不经意的向前聆听。)
Sherlock:(希望的火苗在大雨滂沱的黑暗中被点亮,声音高亢。)他是个很棒的伙伴,也是很棒的,完美的朋友。他是个军人,在阿富汗战争中当过兵。
John:(笑)我也是,或许我们认识?他是哪个团的?
Sherlock:三四四。
John:(有点失落)哦,我是二六六团,我们两个团没怎么打过照面。(遗憾的低头,沙色的发垂下来盖住了他的眉毛。)听你的描述,好像他是世界最棒的男人?
Sherlock:(没有思考,直白有力。)当然。
John:然后?
Sherlock:(陷入回忆)那时候我们正在办一个很棒的案子——真的很棒!是我数年来办过最出色的案子之一!(炯炯有神的双眼,声音明亮的快要盖过窗外雷声。)我和J……William一起在街道里奔跑,为了抓那个高个子凶手。(开始手舞足蹈起来,尽可能表现出当时的情景)他大概有接近七英尺!腿很长。(伸手比划长度。)他还带着手枪——92F伯莱塔手枪。好家伙……
John:(激动的插嘴)我有一把,也是92F!这个凶手有个好品味。
Sherlock:(抬头,高傲的。)那可不,这可是少数我敬佩的凶手。(复坐近。眼神交流加剧,柔情似水的眼神,渴望着对方的深层靠近。)
John:(匪夷所思的看着对方,对于侦探突变的眼神感到奇怪,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点距离。)然后呢?
Sherlock:(愁眉不展,脸色愧疚。)我们那时候在街道里前进着,我用了我的思维殿堂……(说话的语气开始冷漠,变成了档案上描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
John:什么是思维殿堂?(在笔记本里写下:情感善变)
Sherlock:(看着他的笔记后,小小的轻蔑微笑)它是存在于我大脑里的一个特殊信息存储空间,我可以把我所看一眼的图片,或者偶然听到的话归类。然后在将来再次拿出来。我过目不忘。
John:(在笔记本写下:超强记忆力。)上帝啊……这是一个奇迹!
Sherlock:(不屑一顾,之后皱眉,脸色犹豫不决)谢……谢谢。(面色忧伤)嘿别打岔!(笑)让我继续讲下去。我们去跟踪他,他跑的很快却快不过我思维殿堂里的地图。这真是可惜,他很聪明,他聪明到躲过了三次警察的追捕。但他却在和我们的追逐中走了弯路。功亏一篑!我和William走了小路和他见面,之后就是一场恶战!我们两个对付一个高个子,而且凶手还经过了散打的训练。我们搏斗的很厉害,主要是William的枪被他抢走了不然我们可以完胜。之后我没有走好而摔了一跤,William为了保护我,头被他用地上捡来的东西砸了一下。他的头流血很严重。最后警察来了,那个该死的凶手才被抓走。(握紧拳头,横眉怒目。可以看到苍白肤色下的血管)William……William上的很厉害,血流不止。我把他送上救护车。他被送入最近的医院,ICU。我很恐慌,我害怕失去我的好伙计,好朋友和好助手。他要做手术——左前颅有一个很长的伤疤,他缝了针。过了很久才出来——他失忆了。都是因为我,因为我的心高气傲,我以为这次的凶手不会那么厉害……(懊悔,痛苦涌入心里,放松了拳头,肝肠寸断。看到对方的安然无恙后眼神一瞬间的喜悦,却被不能说出的秘密而痛不欲生。)
John:(没发现他多变的表情,手指伸向自己左脑一直疼痛的地方——那里有个自己不知其详的疤痕。脸色从疑惑变为惊恐,之后为了安慰对方后恢复了脸色。)嘿别伤心。William不会为自己的行动懊悔。(站过去拍拍对方佝偻的背)你值得他拼上性命,说明你对他很重要,很重要。(对于让对方伤心的事实而愧疚,转移话题。)你的推理很强?要不推理推理我?
Sherlock:(看着他转移话题,只好全当刚刚的话语子虚乌有。)哦?你想让我推理你?(踌躇)这并不是太好,有点侵犯隐私权。每个人都不喜欢自己的秘密被公之于众。
John:(勾起兴趣)来吧伙计,向我炫耀一下你大名鼎鼎的“伦敦最强侦探”的绰号是否真材实料。
Sherlock:(眼神变得睿智冷酷)好吧。(开始从上到下看起。)发胶没涂好,你今天起晚了。早餐吃的是饼干,看看你嘴旁的碎屑——又是蔓越莓口味的,你不是说你爱吃麦片吗?润肤霜不太均匀,唇膏擦的还不错,你是做一个体面工作的,而且需要看脸的工作,但你的唇膏不是太过好看,它遮不住你的某些淡唇色的地方所以你从前并不是心理医生,你擦唇膏完全就是为了防止干涩。你的脖子后方的衣服,右边更为湿润,说明你拿雨伞的姿势喜欢用左手,说明你左边喜欢站着一个人,而你喜欢那个人所以防止他淋湿而这样撑罢了因为你的手臂幅度过大。你的右肩湿了一块,而你却浑然不知。(看着对方聚精会神的记录,笑)你的衣服口袋很多,说明:一你要么是贩卖毒.品的,二要么你是喜欢做记录的人,喜欢随身携带笔纸之类的东西。当然你永远不可能是一。话说你做了多少笔记?我看看…情感善变,记忆出众……
John:聪明绝顶
Sherlock:那已经是苏格兰场警察的常识,别写了刮掉吧。(抢过钢笔并拿走本子)……搞定。(还回去后继续他类似于炫耀的推理)你的衬衫颜色不鲜艳,说明你不是从事记者类社交媒体的工作。你穿着平淡,却在薄物细故上打理很多。你的表是坨飞轮正版,你的衬衫上的扣子和这个衣服搭配之后有焕然一新的感觉。公文包是爱马仕的,不赖。皮鞋牌子是约翰罗布。你的一切都被打理的仔仔细细,而且一般人看不出来。你的行头身价很高。而且你看我推理了你全对,你却出变不惊,这表明你有坚强的意志。你肯定在阿富汗有过四年的服役,是因为受伤才迫不得已回到伦敦,毕竟以你的态度,你是想多呆在那里的。你在逃避,逃避你的……哥哥?不,姐姐的…什么…酗酒。对,酗酒的姐姐。你的手机一直放在你的公文包最深处,而现在这个位置我都可以看到它的擦痕——只有酗酒和吸毒这种人才会用插头乱插手机屏幕,而且这是你姐姐送你的所以你才分外珍惜。别这个惊讶表情我看到了上面的女式缩写。你现在对于我的推理很紧张,但也无比兴奋。你的左肩受过伤,枪伤对吧?你的左肩有点向内收,你有PTSD。而你的手并没有颤抖。说明你不恐惧阿富汗,你挚爱它,热爱战争与死亡,还有鲜血。(双手竖起并并拢,将手指放到鼻子下面,严肃,冷漠看着他。)所以我问问你Dr,Watson,我的推论是否正确?还有,你为什么要来当心理医生?
John:(控制不住的钦佩和赞叹)这……奇迹,上帝……(对于他一字不差的推理甘拜下风)这是奇迹!你……全部都是对的!我才刚刚来伦敦!因为枪伤!我还没见到我的老伙计说说这该死的PTSD和伤疤!你怎么……怎么都知道啦?神奇?你是神吗?还是说你一直偷窥我?对,我的姐姐Harry酗酒很厉害,她之前被送过酗酒中心,但没用。
Sherlock:你为了逃避她而去参军。(直白)
John:(良心受到谴责,抚住胸口)你想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表情冷漠,转移话题)你问我怎么当上心理医生的?(陷入沉思)我……(头痛欲裂,抱住头皱眉,之后开始小声的哀嚎)我……记不得了……一个高个子拿雨伞的男人和我说,说我本来是心理医生,之后参军中弹回来。(低下头,把脸贴到笔记本里,疼痛难忍)不……不……
Sherlock:(急忙过去)John!Dr Watson!你还好吧?(焦急万分,对方没有抬头。)要不要我去打救护车?
John:(抬头,眼眶有热泪,有点红,没发现自己的泪水早已滑落书页)我……我……(哽咽,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用袖口擦了擦眼眶,舌头打结)没什么……不用打不用打……(强颜欢笑)
(Sherlock无言的给他一张纸巾,John工整的把他折好,夹入笔记本里。窗外的雨下的不大了,淅淅沥沥的水却还是滑入伦敦。风呼呼的吹着,窗外的邮筒锃亮。远处大本钟的身影晦明难辨,雨水的反射让一切变得模糊不堪,同于John的记忆。John看着Sherlock,眼神百感交集。对自己身世的模糊和不信任,还有对面前这个男人的描述的好奇和疑惑——自己是否是那个男人?那个伴随左右的男人?还是一切只是巧合?还是命中注定?John下意识的看窗外,窗户反射了自己的面容——憔悴,痛苦,折磨在记忆的紊乱之中。他叹气,Sherlock没说什么,只是一直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雨快停了,外面的乌黑被翻起了一点晃人的白色——太阳占据上风。雨终将结束。大本钟也开始清晰,阳光射向了221B,John看了窗外,一直皱起的眉毛还是松懈了下来。看了看钟表,已经是三点四十二了。早就结束了咨询而自己却异常的想和他继续聊下去。John对于自己态度的惊讶使他的内心起了波澜,而内心的澎湃更延长了涟漪——想和他一起奔跑在伦敦。)
Sherlock:(随着John的眼神跟踪到了钟表)时间到了?(表情琢磨不清)那好吧,感谢你Dr Watson。我至少说出了我一直愧疚的地方。谢谢。
John:(笑)我的工作就是如此。还有,叫我John吧。你饿吗?我有点。要不去唐人街吃点什么?貌似有家餐厅开张,来一起去一趟?
Sherlock:(对这突如其来的邀请而一刹那的雀跃,之后刻意按压住内心的汹涌澎湃。)当然,但我更偏好尽头的那家港式餐厅,他们的煎饺很好吃。(起身,开始整理自己有点褶皱的西装)一起来?
John:(脑内突然回忆到了熟悉的语句,喜悦高于疑惑)当然。
(两人起身,Sherlock愧疚的看了他,John没有发现他这眼神。他收好笔记本,Sherlock帮他拿了公文包,John拿好雨伞。两人下楼。台阶不是太宽阔——感谢伦敦的昂贵地价,两人的肩膀快要蹭到了一起,Sherlock的头差点碰到了John的头发。下楼,221B的门开着。迎面而来的是凉爽的空气,还有房东太太的刚刚烤好的小甜饼)
(Mrs Hundson太太上)
Mrs Hundson:哦~两位!咨询结束了,我的饼干也蓄势待发。(暖人的微笑)要来尝尝吗两个小伙子?
John:(被'蓄势待发'这个成语逗笑)房东太太是个军人!蓄势待发我可只用于形容子弹,没想到这美味的小家伙也可以这样。(道谢,并拿起来品尝)蔓越莓口味!好吃!(又拿了一块。)
Sherlock:没有Mrs Hundson太太的小甜饼,伦敦会沦陷的。(笑,拿了一块吃。)的确会沦陷!(再偷偷多拿两块。)走吧,John。(咳嗽了一声,为这迟来的呼喊而踌躇,看向微笑的男人。)
(John对视,一瞬间的沉默。他貌似看透了Sherlock感情丰富的原因,所以说一切都是真的?John细微的低头,然后看到Sherlock的手伸向了自己的手。复又抬头,又一次的视线碰撞。他的脑海里浮现了水的光辉,还有皮鞋和西装与枪。恍惚中看到自己浑身绑着炸弹的恐怖情景,他梗塞了喉咙——因为Sherlock在那个场景里,拿着枪且惊慌失措。都是因为自己。慌忙掩饰自己的胡思乱想,John转身,两人的手没有交集。)
(Sherlock眼神黯淡,缄默)
John:(不忍心)很抱歉,但我觉得你……认错了。(踌躇着开门,回头看向站在走廊的男人)
Sherlock:(看John的眼神有多重的感情)不……(打住说话)或许吧。(刻意的没有带伞)
(两人出了221B,外面的雨又下了不少。发现Sherlock没带雨伞。伸手,察觉有点雨后开伞。无言,Sherlock躲到雨里。两个大男人挤在一把小黑伞里。John下意识的左偏,发现Sherlock刚好容的下他空余的位置。Sherlock看了他一眼,没有对视。两人开始沉默的走向前方。镜头调整焦距,转变为一点透视方法去拍摄。走上大街。路上的的士依旧的走着,远处的上班族吞咽食物。遥远的大本钟晦阴变化,朦胧不清楚。在亮堂的阳光中仍旧汹涌着灰暗。树叶飒飒,湿润的雨水撒下。从远处拉近两人坚实的背影。拍摄John的走路姿势由少许的跛蜕变为坚定的走步。镜头缓缓变暗,第一部分完结。) 

评论 ( 9 )
热度 ( 22 )

© Mr-R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