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EC

我们所爱之物因其是其所是
是REC杂志社社长
叫REC就好 其他称呼也可以♥(ノ´∀`)

生活于S36星云18街。欢迎各位搭乘黄金之心来找我玩儿ฅ(๑ ̀ㅅ ́๑)ฅ 当然 也欢迎你的朋友和你一起参加我房间的下午茶,我会在那里和Arthur红茶party,点心随意吃♡

图文未经授权别乱拿吼(´ε` )

画画 写文 Pixlr处理 摘抄文句

Benedict Cumberbatch♥目前专一他❤

神夏福华不逆+BCMF拉郎痴迷【KA心头肉+James第三颗星大宝贝】

超♥欧美电影( ˘꒳˘ )

感谢爱我画文的你,期待你对我的评价( *¯ ꒳¯*)

※头像来源微博@宅内什么 已授权
微博同名 冰茶蜜蜂@REC

【Ⅱ】福华 聋子Sherlock x 哑巴John

Sherlock觉得很累。

他倒在地上,捂住手臂注射的痕迹。他未曾注射过这么多计量的可-卡-因——或许是因为案件迟迟没有告破,他泄气的去了往日的S街,接过了John明令禁止的东西。

然后就是如同窗外雪的白色。那时他在街尾注射了一点,从静脉一路向上的刺激直直冲破脊椎。Sherlock感觉到四周的雪全部附到了他的大衣,然后成为冰凉的水从针头流入他的血液之中。

冷。

Sherlock不自然的颤栗,此时习惯了四周无声的他却分外不适。他几乎是扶着墙壁回来的。从第一个台阶踏上去的开始,毒-品就开始了强烈的作用——他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冰冷的,冷的,白色的。

开门,他已经没了行动的能力。这个往昔昂首挺胸的男人径直倒在了地毯上。在纯羊毛的地毯里他还是在颤栗着。

还是冷,Sherlock颤抖着舌头。

Rosie从卧室里爬出来,Sherlock想去抱她,想再亲亲她,亲亲她的,那如John沙金色的美丽的发,那红润的脸蛋,那小小的肉肉的手。

但他还是冷,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如同冰砖,如同匍匐在格陵兰岛内的土地——冰冷,没有温度。Rosie晃了几下倒在地上的男人,孩子敏锐的感觉到了大人身体的异样。Rosie晃动的幅度开始加大,然后她看到Sherlock把自己的手掌抓出了血。

冷,Sherlock闭眼。然后感觉到了无声的暖。

Rosie的泪水撒到了Sherlock的脸上。Sherlock有些着急。不,Rosie为什么要哭?他疑惑着。侦探想去抱抱他,就像以往堵住Rosie的啜泣一般,给Rosie唱歌,给Rosie念书,或者一杯温热的奶。什么都好。只要Rosie笑出来,问题迎刃而解。

然而他动弹不得。

冷。Sherlock尝试去触碰Rosie哭的红肿的眼睛,但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舌头打了结,运转过快的大脑也开始罢工,Sherlock发现自己的手指正在抽筋。

这着实疼痛难忍,他小声的哀嚎了几声。

但他什么都听不见,他听不见自己的说话声,自己的走路声,自己的骨头摩擦的声音很久了。他甚至没注意到门口John开门的声音。
这就是为什么Sherlock喜欢John——他总是能在最要紧的时候登场,并给予自己最有力的帮助。

主要是他爱我,我也爱他。Sherlock反驳了自己的观点。

他的视野里出现了John,和往常那个镇定自如的士兵不一样;他焦急,慌乱,他恐惧害怕。在Sherlock眼里他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狗。他张大嘴巴,右手颤抖,双眼通红。Sherlock知道自己听不见,但他还是动用了全身的组织器官去尝试,尝试着听听他的声音,哪怕只是一个字,一个发音。

然而他只听到了John的泪水;热的,和Rosie一样的灼烧Sherlock的眼球。

但即使是如此火热的东西,Sherlock依旧觉得寒冷。他不自然的颤栗着,双手紧握。瘦削的身体躬起,复又放松。头顶白晃晃的灯照的他双眼生疼,他不自然的闭上了眼睛。

—  —

Sherlock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他把手指上的侦测夹拔下来,而这一举动吵醒了睡在旁边已久的John。

“你睡了很久。”Sherlock说了个陈述句。

John看了他一眼,低头没说什么——而这个事实令Sherlock局部不安。“没有什么想说的?”Sherlock皱眉的问,John复又抬头,这让Sherlock看到了潜伏在眼珠的血丝。

“有什么好说的。”John用了唇语,这令Sherlock十分惊讶。“我不想知道你得到毒.品的经过,Sherlock。”他瞪着Sherlock,揪住了床单。

“你知道那东西的危害吗?你知道每年有多少青少年深受毒.品的危害吗?”他激动的站起来,揪住了Sherlock的衣服。

“你知道吗!Sherlock Holmes!我真的,真的无法理解你吸毒的这一个事实!”他摔下Sherlock,开始在病房里四处走动着。

“我会算好剂量!这种小剂量只是兴奋剂,只是促进我大脑转动的好东西John!”Sherlock开始狡辩着,并拍动着铁床。“你根本不懂,看看你这愚昧的小脑瓜子!”

“这次就是小剂量?”John瞪着他,回到了椅子上。“你的计量很棒,棒到你进医院旅游了对吧?!好了,我不说这个。”John堵住了Sherlock的嘴巴,之后开始喘气。Sherlock气的厉害,他苍白的脸微微泛了血色。John一直喘气着,然后开了口。

“我们得分居一段时间Sherlock。”

Sherlock停滞了呼吸。

“分居。Sherlock你知道的。你令Rosie失望了,令Hundson太太,Lestrade探长,还有我,失望了。我们两个都需要自我反省一下——或许我也有错。”John插手,Sherlock如同看着外星人一般看他。“另一方面,我不希望Rosie变成瘾君子。我不能让她的视野里出现可-卡-因这种该死的东西。”他看着病床上的男人,意志坚定。

“不用担心,我的行李已经在医院楼下了。我随时都可以走。我们双方都自我想想好吗?Sherlock,你有错,你也需要想想。”他站起来,有点弯曲的背被他挺的笔直,Sherlock还没缓过神来,而在John开门的时候他才知道John玩了真。于是他有点焦急的拍了拍床。

“John!”他喊了一句。

John停在了门口,没有回头。

“你要去哪里?”

回答他的是冷酷的关门声。

— — —

“你叫什么名字。”

“Watson。”Sherlock抬起了头。

“William Watson。”

“你应聘成功了。”

Sherlock复又低下头,完全没有理会身旁人的雀跃。在John缺少的情况下,他迫不得已又找了个新助手——William Watson,一个初出茅庐的警察。是Sherlock从Lestrade探长的花名册里翻出来的名字。

“你一定还在想他。”Lestrade看着William离开客厅,给自己灌了一喉咙啤酒后打了手语。他没有看着Sherlock,或许他也在为John打抱不平——这让Sherlock浑身难受。“谁?”Sherlock继续看着显微镜,载玻片上是珍贵的证据——关乎一群人生死的绿球藻。“你说Peggy太太的手指?拜托,我已经还回去了,别和John一样…”他打住舌头,看了一眼空旷的沙发,之后陷入了沉思。

“你说出了我的想法。Sherlock,你应该道歉”Lestrade换了个位置,这让Sherlock不得不看着他的动作。“你做错事情了,你要知道。我在医院里看到John坐在门口红着眼睛哭的时候,这很难受。他可是个军人,军人憎恨哭泣。”探长想拿出香烟,看着Sherlock手上快要淡没了的戒指痕迹后又停住了手。

“你总是这样Sherlock。”

“我又怎么了,大名鼎鼎的苏格兰探长?!”Sherlock开始大声起来,William刚刚出去,整个221B都可以听到他的声音。“你这个脑子运转缓慢的家伙没资格教育我!”探长没说话,只是陷入了沙发里。“该死的你们怎么都认为我错了!连最懂我的John都觉得我错了!”他跳起来,蓝色的睡袍上下飞舞。

“你本就错了。”

“我哪里错了!”

“你伤了我们的心。特别是John的心。”探长看着他,停下了手势。

“他是最爱你的,比我们还要。Sherlock,你不知道他有多爱你。”

探长站起来,看着木讷在那里的Sherlock。“他从伦敦那头跑到这头就为了给你个电话,他帮你查找问题,他还救了你一命。好枪法!他在你心情低落的时候安慰你。他对你言听计从,你却晃悠着尾巴。你哪里都错了Sherlock。”

探长拍拍Sherlock的肩膀,并打开大门。

“我会把他的住址发到你手机,希望你可以抓住他。他可是个好人。”

—  —  —  —

Sherlock说着删除了Lestrade的短信,但他还是备了份。

之后就和往常一样,只不过某个沙色的男人变成了一个棕色的小孩子,现场也没有了某个金色的小不点的微笑。就像个真的犯案现场一样,压抑,没有生命。

“这里…对这里。Sherlock,我觉得这里有问题。”

“Watson不,这里。你看,犯案现场在东边,而凶手的脚印在西边?这不合常理。John!”

他拍了嘴巴,现场很安静,Lestrade想了想这大概是第三次Sherlock呼喊着John名字。然后他打开门,看着Sherlock苍白的脸。

“去找他,快点Sherlock。去找到他,在我反悔前。”

— — — — —

侦探下了汽车,汽车站对面的一片白色。

麦田,他闻到了清香的麦子味。

他没想到John会选择远离城市的地方,顺着地址,他看到了远方的一栋小屋子。

它就伫立在麦田中央。Sherlock走进麦田,四周的麦子在晃动,纯净的白色包围着他。Sherlock的大衣湿了,雪花爬到他的衣服上留了一串纹路。麦子的芒刺戳着他的手,他不自觉的打开手掌揉了揉,小小的刺痛戳着他的皮肤。

他从未见过这个景象,在长及远方的白色中Sherlock有点眩晕,云很高,太阳就那么刷刷的下来,刷刷的晒暖了麦子的雪被,还顺带晒暖了他发中夹杂的雪花。他的脚步冻的有点麻,但他还是督促自己向前。远方的房子在他的跑步声中放大,再放大。Sherlock坚持的跑着,他从未觉得奔跑是如此困难——他的脚挑剔着肮脏的泥土路,他的手抱怨着麦子的戳痛,他的头吱哇着天气的寒冷。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跑着,卷发男人意志坚定。他有点气喘吁吁了,而那房子就像莫比乌斯环的尽头一般不可触摸了。他复抬起脚,穿梭在麦子的海洋之中。近了,近了。Sherlock开始微笑——这是他成年后头一次的,没有John在场的发自内心的微笑。

因为小小的Rosie迎接了这个远道而来的客人,那个可爱的小精灵抬起头,之后开始笑。Sherlock抱起这个正玩雪的女孩儿,将嘴巴贴上了她的,美丽的发上。“好久不见Rosie。”他淡淡的过掉了中间的悲苦,抓住了Rosie的手。“带我去找你爸爸。”他不自觉的揉了揉疼痛的双眼。

Rosie很听话的拉着Sherlock,Sherlock弯腰跟上了面前小小的柯基。屋子不大,十分温馨。Rosie带着侦探穿过了客厅,之后走到了花园里。那个男人很近,他看着靠在一颗树上背对着自己。

“John。”Sherlock喊了一句。

没有回答。他上前,站在John的旁边,之后他握住John有点粗糙的双手。对方没有转头看他,只是一直用袖口擦着双眼。
他们接了吻,在白色的雪中。

——ⅡⅡ——写作业去x

评论 ( 19 )
热度 ( 62 )

© Mr-RE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