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EC

–· promising ·–

—REC杂志社社长 生活于S36星云18号 —
( 喜欢删除lof东西 )
■ 图文未经授权别乱拿吼 !(>ωO) ■
★ 绘·文·Pixlr处理★
◆ Benedict Freeman ◆
▼ 神夏福华不逆 + BCMF拉郎(更爱KA) ▼
● 电影 艺术 ●
感谢爱我画文的你♥
期待你对我作品的评价♥

【★】 福华 聋子Sherlock 哑巴John

“我是天生的声带损伤。”

他在白纸上细细的写到,Sherlock观察到了阿富汗的晒痕,还有常年握枪的手茧。

还有平静的心。

“我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几近宁静。”John张开嘴巴,Sherlock凑过去,妄想听到一点声音。

可惜的是,耳朵里一片黑暗。

“我听不见。”Sherlock好看的花体字引起了John的兴趣。“我有听力障碍,挺严重。”他笑了笑,和以往一样的大声。“我不知道外界的声音,汽车声,飞机声,咀嚼的声音还有唱歌。说话的声音。”John笑了一下,Sherlock看到John沙色的发好看的垂下来,贴在他有点流汗的额头上。

“你应该高兴的是,我说不出话。”John拍了拍Sherlock的肩膀,这让Sherlock有点释怀。“而且你成为了咨询师,这很棒。”

“是咨询侦探,Watson。”他高傲的抬起头,将自己的大衣竖起来,这让他的脸庞棱角分明。

—   —

“哦…上帝,一个聋子就够了,我们不需要哑巴,Sherlock。”

“你这样很伤人,女士。”John用了手语。他瞥了一眼旁边的女警察,看了那女人的嘴脸后皱了眉头。“别管她,John。她昨天太勤劳了,跪在地板上一整天呢!”Sherlock说了一句,信誓旦旦的点头,进而放大了本就洪亮的嗓子。“Anderson,你的地板我得去看看,肯定很干净!”John扯了扯Sherlock。“我可是吵死了,你嗓子够大。”打完手势之后他意味深长的瞧了一眼远处的火冒三丈的男人后笑了一下。

“嘿Sherlock!”Lestrade从案发现场里出来,匆忙的拍了拍Sherlock的肩膀后看向了一旁站的笔直的男人。“谁?”他用了手语问到。

“哦上帝,终于有个会手语了。”John兴奋的开始手舞足蹈。“你就是探长Lestrade?看的比报纸上的年轻。”他休息了一会儿,继续打手势。“Sherlock叫我来一起…还有这儿是哪儿?”“案发现场,警察你懂的。Sherlock…你确定让他去?”Lestraede转向Sherlock,“我不认识他,而且他会干什么?”

“军医,优秀的,完美的,比Anderson强上千万倍。”Sherlock把形容词咬的很重,他专注的看着探长,一阵压抑的气息。

探长总是投降的一方。

“好的,跟我来吧。还有……你的名字叫什么?”Anderson帮他们拉开警界线,John学着Sherlock笑了一下,之后走去屋子。

—   —   —

“你来看一下。”

“这个,尸体?”

“当然,你难道看不见吗John,我记得你只说过你是哑巴,你还是个瞎子?”

“请快点男孩儿们,我只给你们两个五分钟,很快就到时候了。”

John迫不得已跪下来,膝盖的疼痛加倍——感谢这粗糙的地板。他在心里默念了几声耶稣,想想念了之后也不会改变什么,他复又眨了双眼。手去探尸体脖子的部位,之后嗅了嗅味道,他又查看了口腔,还有眼睛,之后是手指。

从Sherlock的方位来看John就像只柯基一样在嗅骨头,问题就是John并不爱吃尸体,而且他迟早会离开Sherlock的身边。

Sherlock得想个法子绑住他。

“有什么点子?”

“药物中毒,可怜的女人。”John打了手势,Sherlock没有看到他的手掌有丝毫的颤栗。“药物中毒,而且死亡时间超过一天。脖子有点问题,不排除有钝器击打的可能。”John站起来,有点抱歉。“估计是神经毒素,发作迅速,指甲颜色正常。没了。”Lestrade看了看Sherlock,之后在他面前小小的打手势嘀咕。“我的法医也可以这么好,你说他给了你多少钱?”“他无可比拟,Lertrade。”Sherlock不耐烦起来,他用力的敲打着手机。“信息已经发到你的手机了,自己看着办吧,又是一个无聊的案子。”他拉起John的手,一起出了案发现场。“我得告诉你,John的医术不是你所想象的。他无比出色,我看得出。”

John看着他,意味不明。Sherlock和他对视,两个人沉默了几秒钟。

“我很了解你,John。或许比你自己了解的还要多。阿富汗战士。”

他把手插到大衣口袋里,这让他有点难以接近的感觉。

“回221B。话说,你有什么好餐厅可以推荐吗?我不挑剔。”

—  —  —  —

早餐从手语开始。

“酱帮我拿一下…不是这个味道…不是FREUD先生的脑浆!…PEGGY太太的眼珠你怎么还没还回去?!Sherlock我只要蔓越莓果酱!!我的天你终于拿对了。”

“过期了。”Sherlock缓缓的在John把面包吃下去之后才吱声,John突然想拿起餐刀灭了这兔崽子。

“Sherlock,去不去超市?”

“不”

“帮你擦PEGGY太太污染过的盆子”

“不”

“今天巧克力蛋糕半价。”

“走”

他们两个穿好衣服,Sherlock立了领子,John看到后又压了回去。“嘿,这很酷。”Sherlock又立了起来,这个举动令John想到了小学生。“你这样子一弄,搞得谁都觉得你高冷。”John扯了扯自己的灰鼠色毛衣。“平易近人很棒?”

“我不需要别人的靠近,John”

“我只需要你”

—  —  —   — —

“我真不敢相信,他们能在一起。”Sally抱怨着对Lestrade说,“你就好,赌了他们在一起。赚了多少?”

沙滩,难得一见的旅行。

“30英镑,不错。”Lestrade挥了挥手,看向远方的一家三口。中间的小金毛步履蹒跚。

“你家的?老天,两个男人还可以怀孕?感谢科技。”他看向拉着那个孩子并微笑的John。走过去又瞧了一眼Sherlock。“谁是1谁是0。”

“这可不好笑,探长。”Sherlock在旁边看着John,对方抱起那个孩子,柔柔的亲了下她的脸蛋。“Rosie是John前妻的孩子,他前妻临死前嘱咐他来照顾。”“你不吃醋吗?”Sherlock茫然的看了Lestrade。“那可不是你的种。”

“她身上有John的血液。”Sherlock言道,“我就得照顾她,而且…Rosie!”

远方的孩子瞧了过来,Lestrade看到那孩子美丽的蓝眼睛。John把孩子放下来,Sherlock抱起Rosie,亲了一下。Rosie咯咯的笑,并抓了抓Sherlock头上的卷发。
“我觉得我的生活还不赖,探长。或许当个普通人并不差。”“Rosie是我们的眼睛和耳朵。”John加了句话。

Sherlock过去牵了John的手。沙滩上留下三串脚印,两个大人的一个小孩的,两个男人的一个小妹妹的。

“或许他们会很幸福…”Sally看向远处有说有笑的一家子,她转头看向沙滩旁的海。“涨潮了探长,我们得走了。”

“再等一下吧。”Lestrade轻轻的说。他看着远方嘻笑的身影,直到冰冷的海水润湿了他的脚踝。

“他们都是伟大的人,一直都是。”

评论 ( 28 )
热度 ( 103 )

© Mr-REC | Powered by LOFTER